[字体: ]

2005-2007年 修真问答(10则)

2005-2007年 修真问答(10则)

1.Wang问:田道长,您好!非常感谢您在忙碌的工作中,给我指导。每次读您的信,对道都有更多,更深入的认识。我在一点一点将道的感悟溶入现实的生活。清静比清新好的多,我怎么没想到?还是心不静吧。

我在重新阅读《乐育堂》,并记下每一段讲述的意思,再比较相同的在您的书中讲述的内容。有些段落比如关于河车,周天等等就完全不懂,所以只能翻译看得懂的内容。您能否简单讲解一下这本书?

我有2个问题:1,前四卷是根据修炼的程度来分的吗?如果是的话,每一程度的特点是什么呢?2,很多讲述比如真阴真阳,玄关,元神,胎息,真虚,真意等似乎是进入同一个境界的不同途径,而每一个途径又有几种不同比喻的描述;还是生命不同的层面,而每一层面都独立又互相牵连?您的《修真内景谈》非常清晰明了,有没有哪一种内景在《乐育堂》中也描述过?

诸多修炼功法,最基础和容易理解和实践的是静功。我将提炼介绍静功的内容,对其他的不敢妄加介绍。瑜珈有简单的形体练习和冥想,佛教有打坐和念经。我在《修道入门》中读到了非常清楚全面的静功介绍,希望将来能读到您介绍更多静功的修炼的书,改变普通人认为道家修炼只讲深奥的阴阳,玄窍的偏见,让更多人轻松地走近道家修炼。

谢谢您关于生命苦痛的认识,我需要努力达到那种境界。经历苦痛,就是经历清洗和磨炼。我正在体会如何经历生活中琐碎,细微和不断出现的各种自己和别人的苦痛,道心唯微,我还在最初步。

答:很高兴你能理解清静二字的含义。

  乐育堂语录中的名词,是对修炼者而言,需要师传和个人功修才能明白。书中分卷,因为是对弟子们讲道的语录,所以不是针对层次而言,但是随着讲述也是在逐渐加深。所用术语,是在升华生命的过程中的不同层面,其间均有联系,是一层一层走进去的。我的修真内景谈,是印证古代修炼祖师所传授的这条路,有的内景乐育堂中亦有提及,但是所用语言的侧重面有所不同。

  静功的内容,值得研究。相对比较道教修炼而言,瑜珈的形体训练过于浮浅,佛教的禅修则专于心性,一切法门,唯有性命双修是最究竟的,尤其在肉体与精神的混融方面道教有独特的理法,这是没有界限的。其他宗教或学派限于门户之见,难以深入,西方的天主教从前也有很多隐士死命苦修,结果也没有达到耶稣复活的境界,这是方法不得传授的原因。就象哥伦布想从巴塞罗那到印度和中国,但是最终到了南美洲,以为到了印度,就把南美洲的人称为印度人,这是路线不对的缘故。

2.Wang问:关于静功,我本来安排早上和下午各练一个小时,但是早上一开始工作就很难停下来,所以只有每天下午坚持得很好。不过我晚上用静功帮助睡眠,效果特别好。本来计划早上五点多起来,结果都睡过头。我把这个经验也写进稿子里了。

练习的结果是身心越来越平静,但是还是只能到心静阶段。有一天晚上下暴雨,声音太大,头脑很干净,所以起来练习静坐。没想到在大雨停止的一两分钟前,竟然突然感到呼吸停止,只有很绵软清凉的感觉。雨停后,突然意识到这不是余之求道经过里作者的经历吗?很可惜中断了,太激动。这个经历对我有很大的鼓舞,意静的感受非常美妙。我很喜欢静坐了。但是要防止注意力分散,就像反恐一样,防不胜防。我要重新调整时间,多习静,才能养成清静的习惯。

有两个问题,1)眼睛只能闭着,2)卷舌抵上腭,只能坚持一会儿。不知不觉就变成舌尖轻抵上齿根。这一点对四川人来说太难,因为我们说话不卷舌。这样可以吗?

答: 1.静功的关键,对于初学而言,放松很重要,要松到极点,才能疏通气脉,安定身心.

  2.早上如果静坐,可以在起床以前,在床上做功,这时经过睡眠,大脑已经空了许多,比较容易收效.

  3.晚上静坐,早晨多睡,是放松不够的关系.注意这个放松不仅仅是心里想的,要在身体上做到松开如云.

  5.注意力分散,是橐龠尚未开通,可以尝试入静之后,调息入于丹田,渐渐打通.神气相抱,思想就走不了.

  6.初习静功,眼睛不能做到睁三闭七,也可以全部闭上,但是以后应当调整.

  7.舌抵上腭,说是四川人说话不卷舌,可能西班牙人容易做到,因为他们的卷舌音很多,但是学生们跟我说也不太容易养成习惯.我不知道四川的婴儿下生之后是否卷舌,一般婴儿是舌顶上腭的.这是人之初,所以应当能够恢复.

3.Wang问:田道长,您好! 我昨天静坐的时候,突然想到,既然舌抵上腭是为了堵住天池穴,和咽津,那么直接用舌尖抵上腭,也可以达到目的.我这样做了,觉得很好保持.您在书中提到,卷舌原来是密传,是不是大多数原来都不卷舌。有很重要的区别吗?

关于胎儿舌抵上腭,可以理解。因为它的嘴巴是紧闭的。卷舌可能是古人观察的结果。有趣的是我知道好些小孩都需要做手术切开舌头底部和口腔的连接,因为他们的舌尖太短,严重的是说话不清楚,大多数是不能发卷舌音,影响了说普通话和学外语。我的一位邻居是儿童外科医生,他的女儿跟我学英语时,也不能卷舌,后来做了手术就好了。

我希望能推荐一种大家都能容易做到的方法,所以想到这些。

答:1. 舌顶上腭是为了接通上鹊桥,因此应当抵在天池穴处,否则出现的效果不一样,不一定非要做手术才可以.

  2. 方法可以简化,但是有些会失去应有的作用.但是对于初学而言,也不必过于拘束.

4.承光问:田老师: 您好! 学生在读书时遇到问题,现例出向您求教。

  1. 您说的下丹田位置在脐内一寸三分,与当代诸多大家所说一样,如著《内丹学问答》之潇湘书隐、传《性命日月功》之武当道人,那么凝神或吐纳时则是以脐内一寸三分为中心,而不是以脐内正中为中心?

  2. 在行吐纳时,"鼻吸鼻呼,一呼一吸,皆令出入于丹田... ...吸气时随意念下注丹田,呼气时以意念领出窍外,谓之心息相依。"此中"呼气时以意念领出窍外",是随呼气领出窍外上不过心,还是随呼气领出至鼻窍外呢?

  3. "行炁既久,成为自然,既使不用意领, 息自回丹田之内,仿佛有力吸引,橐侖已通矣。这时只将微意守于丹田,仍是丹田呼吸。"此句意思是指行一段时间吐纳,至橐侖开通后才将微意守丹田呢,还是于每次行功时先行吐纳然后才逐渐放松微意守丹田?

  4. 近期上网读到正阳子道长之《黄道中脉辩之一》一文,此文主要内容为:黄道之位置、定名及作用浅释;辩黄道中脉之实际修炼方法不同;辩陈健民《中黄督脊辩》几大错等三个部分。有人评论正阳子道长"于道家修炼是内行人"。学生肤浅,不知其说是否合理。敬祝:一切顺意!

答:所提问题,谨回复如下:

  1.下丹田的位置,丹经上说前三后七,不是正中,而是"前"三田之一.

  2. 在行吐纳时,"鼻吸鼻呼,一呼一吸,皆令出入于丹田... ...吸气时随意念下注丹田,呼气时以意念领出窍外,谓之心息相依。"此中"呼气时以意念领出窍外",功夫深时是随呼气领出窍外上不过心,开始时是随呼气领出至鼻窍外.

  3. "行炁既久,成为自然,既使不用意领, 息自回丹田之内,仿佛有力吸引,橐侖已通矣。这时只将微意守于丹田,仍是丹田呼吸。"功到自现,成为自然,只须微意在丹田,无需管呼吸.因为随着功夫层次的不同,对待的法诀亦不同.

  4. 黄道的说,议论者颇多.一是功夫要达到,二是在开关展窍之前,可以不必理会.

5.志华问:田道长:您好!自向您学习静坐以后,坚持练习,身体进步,现有些问题向您请教:我患有有多种疾病:糖尿病20年,甲亢12年,5年前在空调房间着凉,又落下了全身关节肌肉疼的毛病。练功后,我的心脏感觉明显好转,肌肉关节也疼的好多了,气比以前足了,在听您讲座期间一直很好,但最近出现了血压升高,血糖升高,心脏憋,大椎附件大片区域不舒服,早上脸浮肿(活动一段时间好些),小腿及脚肿胀,口渴,燥等症状。关于练功,我也有一些问题:

  1.听息时吸气一点点送下去,呼气如何办?原来我不管呼气,只是知道在呼气,近些日子有时不由自主呼气时意念往上走,不知是哪个对?

  2.十来天前我开始站桩,每天二次,每次半小时,由于原来我练过意守上丹田的功法,站时不由自主眉中有感觉,王芗斋书中说不允许守这里,但我挥之不去。

  不知最近身体不适是不是与这两个问题有关,如果是,又应如何解决?

  另:有时晚上有点好转,现在不能练功,只能躺着放松,因为上丹田总有感觉。昨天晚上血压高,还吐了一次。

答: 1.听息之时,应当做到"心息相依",即吸气和呼气之时,都要去体会,使心念和呼吸合为一体.

  2.意守上丹田,挥之不去.要在站桩之时忘掉它,可以体会全身.

  3.根据你的情况,应当以大松无念为宗旨,不要追求有为的方法,才能消阴长阳.

  4.有时间多读丹经道书,不要看气功书.

6.子孚问:田道长您好:我现在练功又有麻烦,我现在练功不知怎么的十分怕声音,特别是真正入静以后,被干扰一下后就会很心烦,得再静好一会儿才能吧烦的感觉压下去,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我用纸团堵住耳朵可以吗?会不会有什么害处?

再有一个就是不是问题的问题,我近几天总是被蚊子打扰,正静到好处却因被咬而难以忍受不得不收功,您说是不是我功力不够才被蚊子影响呢?如果我在练功时身边点蚊香会不会有害处?

答:1.练功怕声音,是入静之后的一大障碍.如用纸团堵住耳朵,说明很在意声音,心中有个对立的东西,更加干扰入静,所以不是良方.如欲除之,可以在静坐之前,加一思想准备,即无论出现任何音响,我心均以不动对待.同时即使出现噪音,我意如在百里之外,于我无干.并且注意在平时对各种声音,充耳不闻,如如不动.则入静之后,亦无所动.

  2.有蚊子很简单,撑蚊帐是最好的方法.点蚊香如果能够适应那种气味,也并非不可行.

7.子孚问:田道长您好: 我最近又有很多问题,首先是我近几天想了一想为什么我两次真气发动都没能开脉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静功没能练到忘我的境界(我前两次都是在半醒半睡时真气发动的),不能象您那样在练功时开脉,我根据自己的原因分析了一下,我发现我练静功的方法有问题,我不是用听息法的,因为我刚开始练功时是练的吐纳没练静功,后来才开始练静功,结果由于吐纳时意守丹田的"后遗症",我练静功时也一直用的是守一的方法,结果这种方法我好象不能入大静(忘我好像就有过几次),但现在我已经习惯了用守一法,再改用听息很困难,前几天我试了试听息,好像不行,还不如守一呢,要改过来恐怕的很多天,那就太影响练功了.您说我该怎么办呢?

还有就是和害怕的问题相关了,近几天我子时练太极拳,总是看见又黑影在身旁,真是恐怖,您说可以画符趋赶吗?我还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的鬼,要么我想去白云观,拜拜祖师,再有就是我感到那里的阳气是十分足,去了一次就感觉身体好不少

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信仰的了. 我因为一直有病(现在几乎好了,但还没痊愈),所以就去庙里算了一挂,算的结果是华盖,他说是好的华盖命(不过我有些怀疑,我感觉这几年自己很倒霉)但必须得信佛或道教,并且到庙里拜师才能转运,可我一直以来都是不信宗教的,我只信道家不信道教,我只信道家的神就是阳神,不信宗教的神权,难道真有命运这么一回事?我开始还不太信,不过现在不信好像不行了.您说我到底该信还是不信命呢?我真的是很没主见

答:1.静功的关键在于入静,入静的法门不一定非要如何,只要感觉有效,就应当坚持下去.

  2.害怕是由于阳气虚,拜祖师只要有信仰,就有作用.

  3.道教和道家并不冲突,道家的人也是敬祖师的.

8.子孚问:田道长您好: 前几天我座火车回家时有是差点打开任督二脉,可是谁知就在要开玉枕关时却有人说话,打扰了功境.唉!难道是天意? 看来又只有等下一回了.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现在总是莫名其妙的害怕,小时候我看过很多恐怖电影,现在每当我自己一个人在黑暗的环境里时, 小时候看电影时那种恐怖的感觉就自发的涌到心上,我不能控制,我也试过在害怕的时候练功,但不行.那时根本静不下去.您说这是怎么回事?我该怎么办?

答:1.坐火车不太适合坐功,因为不能保证安静.但是也不要恼火,因为工夫只要勤奋,一定会有进步.

  2.害怕是由于气虚,随着精气神三宝的补充,就会有所改善.有时间多拜祖师,会有帮助.

9.子孚问:田道长您好: 实在是不好意思又打扰您,可是这回的麻烦我的却是处理不了. 在今年5月中旬,合肥的天气已经逐渐变的很热,我在练功时感觉坐的垫子和屁股之间热的受不了,并且热了之后感觉体内的气(我在输入法里找不到那个qi字)就会向热的地方聚集.我看您的书上说坐垫太厚会导致走失,于是就很怕坐的地方热影响,然后我就想了个着:我找来两个大饮料瓶,压扁后灌上水,然后再垫上几层布,再坐在上面,然后就不热了.从那时以来,我一直感觉这个方法很好用,也没什么害处,可是近几天我练功时突然感觉到有些凉,并且有凉气从底下进入到腹部,感觉很难受. 还有就是我大腿上前天也长了三块圆形的癣,感觉受凉了后,癣也有加重的趋势.所以我想是不是不能再用凉水瓶了,我以前有过病,十分害怕再得病了.但是如果我不用凉水瓶又会象以前那样练不了功或受到很大的影响, 我应该怎么办呢?专业从事修炼的人是怎么应付的呢? 十分感谢您这么多次对我无私的帮助,谢谢!

答:关于做功太热的问题,可以寻找蒲团或竹垫放在垫子上面,这样就不会太热,即使蒲草不好找,竹垫也是到处都有的,就是夏天用的竹垫。另外要根据自己的情况随时调整,太热了就调凉一点,感觉凉了就撤去,不必拘泥。另外太热或太冷的天气,都要注意保持心态的平和,则自然不受干扰,而修为自如。

10.建华问:在您所著《中华道家修炼学(上)》"坤元经诀"中有如下之说:"凡赤龙来时,即当还虚养静,不用调息之功。等到赤龙过去,月经净时,仍旧照前守丹田,调呼吸。"(见第234页第七行)我不明白还虚养静具体如何做,我正时值此事,怕搞不好会引起血崩。在前两年里我已发生过两次血崩,第一次吃了两副中药仍不能止,改吃雌性激素止住的,历时三周。第二次是根据大夫建议,做了刮宫手术。

由于没与您联系上,我就没敢守丹田,改守膻中穴或观鼻息,但目前经血量越来越多,又象要血崩。我不知道这次的情况与修炼方法是否有关,象我这样处于更年期又易血崩之人,在平时的修炼方法上、及经期过程中是否应有所不同。

向您问这种问题,我多少有些尴尬,但我实在是找不到其他人可问,还请您多多关照吧。在此先行道谢了。

答:1.还虚即还归虚无,空空洞洞.养静即安心休养,持守清静.

  2.守任何位置均不相宜,观鼻息法亦不可用.最好的方法就是无为,即上面的"还虚养静"之法.

  3.赤龙来时,不用调息,即是不用有为法.

提交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