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修真内景谈 --田诚阳

  修真内景谈

  仆幼慕玄风,青年入道。佩服祖师丹经,笃嗜修为之学。积于今用功九载,寻师访道,搜罗丹书,汲汲其中而不知倦,乃于道妙略有所得。夫性命双修之道,乃天人合一之绝学,其初由清静入手,凝神聚炁,炁足开关,周身炁通,乃可天人感合,顺天行事,反夺造化,一切功修皆在自然,而归本于无为大道。其法易简,其理易明,惟非亲身体悟,究竟不知冷暖,故对修真内景,不可不探究印证之。观诸丹经,历来略谈内景,令人感到道海茫茫,无从取证,甚至有望而却步、退作他求者,此"道不轻传"之弊也。仆本不敏,未敢自私,今特自数年悟道日记之中,摘录修真内景十八则,删其繁复,取其精要,务期分清层次,步步鲜明,汇以成编,公诸于世,以与真修实悟者相互参证焉。每则附加自注,以释明不同内景之层次。修真景象,自然而然,妙本天成,非笔墨所能尽述,亦非诗文可作雕饰,是故信言未必美言,词句朴陋之处在所难免,读者切莫以辞害意焉,须知意在言外,得意可以忘言也。

  清阳子

  一九九二年夏于中国道教协会研究室

  一.虚室生白

  我读小学一年级,时年七岁。暑假之中,外祖父接我到乡下去玩,那时气候炎热,夜晚就在院子里睡觉,躺下之后,面对满天星空,人天相照,无比广阔。刚刚入眠,景象立至,好似虚空存在强大引力一般,把自己吸收进去,恍惚不知所之,进入另一世界。

  只见白光现前,浩渺无际,湛然清彻,雪亮如银。过去的一切自动消失,万事万物不复存在,惟有虚空浩渺的光,极亮而不耀眼,我的身体没有了,变成了不可言状的光,此时我即是光,光即是我。直觉在此景象之中,无比清朗明彻,洒脱快畅,不知所之,其味难说。当时尚未悟道,不知"道"为何物,只觉头脑特别干净,以后我在学校,感觉功课并不吃力,大概与此不无关系。

  这一景象,在我童年数度出现,皆在平常睡卧之际发生,知而不知,觉而不觉,似梦非梦,似醒非醒,醒来之后,仍归平常,吾亦平常视之,听其去来。

  自注:丹书云:"上德无为,不以察求。"意谓童子修真,不用有为之法刻意追求,只学清静无为之道,便可了脱性命,修证道果。童年出现的这一现象,当系童子天真,无欲无求,易入道境。(庄子)云:"虚室生白",即此境界。其时若知修炼,顿法即可了道,惜乎无人点拨。虽然如此,经过这番铸炼,对于童年智慧开发,已经发生效益。《庄子》又云:"目击而道存矣,亦不可以容声矣。"当时虽不知言"道",但是已属"道" 中境界,又何必定要知其为"道"耶!况且自知对其平常视之,已合"道"念,是知其实而未得其"名",妙在无后天"强名"之搅扰,《老子》云:"同于道者,道亦得之。"此亦个人根性所然,对于以后道修,无意中已经具备了坚实基础。

  二.性光圆满

  癸亥年,赴身东海崂山,正式入道,清静修炼。记起在丹房初次做功,是在夜深人静之时,悄悄起身打坐。两手掐诀,垂帘塞兑,收心入静,聚性止念。渐渐身心不动,进人忘我境界,空空洞洞,混混沌沌。忽焉性光发现,圆似月轮,聚而复散,散而复聚,令我信心大增,虽腿酸脚麻亦不顾也,这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性光。此后每当垂帘静心,皆有性光显现,圆陀陀,光灼灼。功修亦随之精迸,从无魔境干扰。

  自注:北宗性命双修之法,先以性功入手。性功炼好,犹如夜行有灯,行去无差;否则就似盲人瞎马,难以把持。故此性功层次之高低,直接关系命功之成败,同时也决定了丹功全程之安危。性功澄彻,则命功水到渠成,纯出天然,不假人为。

  三.性住炁自回

  那时坚持"行立坐卧,不离这个",念兹在兹,勤而行之,身中出现以下内景:

  1.阴蹻至丹田一路,似有一条虚线,平常之间,不时有炁流沿之上升,如同水中冒起的小气泡一般。

  2.熟卧之际,炁盈欲解,冲至阳关,猛然倒回,一路抖缩,如同传电,其炁自还,感觉殊妙。

  3.平时无意之问,忽焉肾根回缩,接连数次,类似枪膛之伸缩。非为外动,其形依然,内有机关牵动,其势不在人为。其时自心不动,顺其自然,感觉亦妙。

  自注:性功之修习,终于带来命功上的一系列进步。道家修炼,认为精原是炁,炁化为精。炁,乃无形清阳之炁,属于先天,又名元精,丹经谓之"清水源",用之可成仙道;精,乃有形浊阴之质,落入后天,又名阴精,丹经谓之"浊水源",用之可成人道。中老年已漏之体,其杰成形为精,精走阳关为熟路,易入后天,故须勒之以化炁,使后天返先天;青少年童真之体,其精未形为炁,炁归元海亦熟路,本为先天,惟须炼性以保炁,以虚无合先天。二者用功之不同,可谓泾渭分明。当然根据各人素质,二者并不绝对。尤其对于纯乾未破、命宝完固的童体来说,性功之修炼至为关键,要知炼性即保炁也,即保自身之道也。纯阳吕祖曰:"不迷性自住,性住炁自回,炁回丹自结。""自住"、"自回"、"自结",皆系于性功之"不迷"。

  四.还精补脑

  如此行功月余,丹田之炁充盈温暖,津液愈加甘美精醇,周身太虚,浑然无物。一夕做功,手抚丹田,神炁归根,身心两忘。忽焉甘露自天而降,由泥丸涌出天池,颗颗滚落而下。其露甚暖,其势甚冲,不由自主,引颈吞之,如同雀卵,甘甜软美。随之一阵暖流,由巅顶布向脚心,融和之炁,传遍周身毛孔。其中苏绵美畅之情形,妙难尽述。

  自注:丹书云:"若要不老,还精补脑。"实指中枢神经之炁充盈流通,乃为人体健康长寿之保证。中老年人精炁已衰,脑髓转枯,先须炼精化炁,炁满自可补脑填髓,恢复青春活力,返还乾健之躯。青少年未婚者则不然,因其阳炁盈满,毋须炼精化炁,只须存神养性,降下心火,促使肾炁上腾,飞上泥丸,上补脑髓。而后所降之甘露,非常人之唾液,乃由先天真炁资生而来,实为长生大药,丹经又谓之曰神水,灌溉脏腑,坚固形体,可以接命延龄。道家丹经把"药"字写成"自家水",即指此也。最好之药物在人身上,最大之病患在人心中,倘能炼心合道,自得长生妙药。

  五.炁足开关

  数日之后,便有炁拱脊背之现象,虚极静笃,入于混沌。忽觉背部发紧,真炁上涌,一路轰鸣,直冲夹脊,畅通无碍。复上奔玉枕,撞之不动,其炁乖乖缩回,蓄势待发,似乎消失。稍停复现,吼叫上冲,再撞玉枕,一撞而通。飞上昆仑,轰鸣如雷,脑门发麻,震动甚大,舌拄上腭,接下此炁。但觉气流粗壮,直透脊髓,所到之处拱动剧烈,犹如钻机通过一般。丹经所述"大药过关"的"六根震动"之景,即丹时火炽、两肾汤煎、眼吐金光、耳后风生、身涌鼻搐、脑后鹫鸣等,此时均有发生。在此景象之中,自己四肢如石,神识无主,完全无力抗拒,丝毫不能主事。

  那时所能读到的丹经极少,在脑中尚未形成系统的丹道观念,仅仅得到一点下手功夫,便去兴功实践,以至于内景发生之后,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其后才明白这是"炁足开关"之景。

  自注:此炁足开关之景,乃先天真炁之发动,由脊髓而通关,冲开任督二脉,丹道或谓之"小周天"。与彼气功家以后天导引之皮下炁通,断然不可同日而语。先天真炁之发动,必得到达先天境界而后可,这就需要性功圆满,合乎先天,然后才是元神主事,识神退位,身心无主炁是主,神行而非我行,丹书亦言:"十分好汉,到此无一分主张。"盖有主张,即落后天也,所谓:"一念之差,天堂地狱。"《高上玉皇心印妙经》曰:"百日功灵。"意谓需要一百天功夫,此则行功两月,便得开关之景。总结速效之原因:一者在于童体炁足,二者在于性功精纯。另外,正因脑中尚未形成系统的丹道观念,头脑干净,没有负担,无心而求之,合于先天,反而易得,得之亦真;相反,倘若事先知道有此内景,先有模式,充塞头脑,有心而求之,落入后天,反而难得,得之易假。所谓求之而不得,不求而自得,相信修证丹道的悟士,亦有类似感受。

  六.阳炁开八脉

  任督二脉打通之后,其他八脉之阳维、阴维、阳跷、阴蹻、冲、带诸脉,渐次冲开。皆从自然无为中来,丝毫不假后天意念。每逢自身阳炁旺足之时,易入混沌,其炁便发,自动冲脉,冲开之后,归于平常。

  自注:任督二脉,为全身百脉之总纲,任督打通,百脉皆通。张紫阳(八脉经)云:"凡人有此八脉,俱属阴神,闭而不开,惟神仙以阳炁冲开,故能得道。"又云:"八脉者,先天大道之根,一炁之祖。"盖常人所行者十二经络,修士所循者奇经八脉,此人道、仙道径路之不同也。

  七.男子修成不漏精

  此后每遇阳炁盛满之候,活子时出现,混沌之中,阳炁发动,不行阳关,自升昆仑。皆自然而然,毋须人为搬运。其中景象颇多,兹举一例:

  丁卯年六月二十六日晚上,静定之际,浑然忘我。忽焉真炁腾发,直冲漕溪(督脉),犹如飞龙,吼吟而起,隆隆作响,升上巅顶。与之同时,出现三颗光珠,接连穿过右、左双眼,颜色黄里透红,光彩晶莹夺目。但觉此炁升腾不已,其时身心无主,从其自然而已。旋顷自停,复归无物。平日睡卧,内炁自交,阳生之际,时至神知,炁动神随,即有真炁隆隆,飞升巅顶,两耳轰鸣,如雷行天。从此再无"道解"之患(即漏精),而独得清修之乐。

  自注:人体内部之阳炁,总在不断地生发,以维持人体之生机。生发到一定程度,盈满而溢,就会出现动机,丹家谓之活子时。太阳初升之际,未露太阳,先见阳光,人体之阳升亦然,故阳炁发动伴有光珠出现。关于采取活子时,此中又有中老年与青少年用功之不同:中老年己漏之体,活子时到来,易行人道而走失,惟用有为之法将其勒回,加以采炼封闭之功,补益自身,若用无为之法,必走熟路而有漏;青少年未破之体,活子时到来,外行阳关非熟路,任督已通无阴气闭塞,清阳之炁自然归内,沿督上升,不必用后天有为之法也,所谓"不采之采,乃是真采。"从此之后,炁行任督,阳关止闭,而无道解之患,所谓"男子修成不漏精"是也,清修之真义在此。惟须平时注意保持养性,神合先天,方保无失,大道就在平常日用之间也。

  中老年人修炼,需要炼精化炁,补满三宝,方能返还童体,与青少年纯乾之体相匹。青少年命宝未丧,三宝丰满,本身素质已较中老年大为优越,倘知下手兴功,可以省去炼精化炁一着,而直接从炼炁化神入手,获得较高层次的修为。道之易求,可知矣,修真青年岂不悟耶!

  八.大道甚夷

  丁卯年,开始修习站功,每日坚持,从不间断,每次至少保持两个小时,有时四个小时。以之悟证内修,感觉相付。十月二十日晚上八点,吾在全真祖庭白云观退居楼习站,面向东方,似看非看,独立守神,身心若一,虚灵挺拔,松和自然,津液时涌,咽纳不已。过了约有一个小时,东方慢慢冒出光华,吾知其为新月初升,没有在意。但见此光升起,却非月亮,乃是好几个碎块。大小不一,悬在空中,极为明亮。吾仍独立,见同不见。碎块在相对静止中慢慢上升,却又变成一颗亮星。继续上升,旁边又出现一颗小星,亮度稍弱于前星。此时不解,检验是否幻觉,揉揉眼睛,再看仍然如此。吾独立不改,静以待之。只见两颗星慢慢上升,复变为长方形的块状物,极亮。接着上升,才是一轮月牙。吾平常看到,仍以平常视之,依然独立下去,直至两个小时之后收功,此景出现之后数日,更有不可思议之景象发生,但是修炼非淑诡幻怪之事,兹略不谈。

  自注:举出这样一件实例,并非说明自己的功修与众不同,更不是为了惊骇别人,乃是借事说理。修真途中,可能遇到一些令人费解的特异现象。有些属于道之变化,出现神奇;有些属于意识恍惚,便成幻觉;有些属于境界不同,异于人间;有些属于人心未定,念动起魔;有些属于炼意不净,识神作祟;......种种不一。只要不是肉体感到痛苦的,一般来说都不是坏事,可以不去管他,顺其自然即可。同时,这也正是检验自己道心的试金石,《老子》曰:"大道甚夷",只可视为平常,不可以为怪异。如此,自会增长道力,否则的话就是桎梏,就是魔障,《悟真》云:"顶后有光犹是幻,云生足下未为仙"是也。

  九.大妙中黄贵

  戊辰年正月十九日(丘祖圣诞日),时在崂山太清宫,临窗养静,浑然无我。先觉顶额如有蚁爬,似知非知之中,忽焉脑后如雷轰鸣,一股粗壮炁流,自天降下,直冲"中黄",透体下行,全身震颤,不由自主。其炁一路啸声,直达海底,流溢腾发,散向四肢。但觉周身舒畅,妙不可言,复归于混沌,其后面部犹热。

  自注:此炁透"中黄"之景也。中黄,又称黄中、中道、黄道、正黄、正脉、黄脉、真黄、橐龠、真橐龠等。乃系处于人体之正中大脉(非八脉之冲脉或中脉),而络通于四肢。因其脉联络七门,即天门泥丸、地门尾闾、中门夹脊、前门明堂、后门玉枕、楼门咽喉、房门绛宫等,五脏六腑皆禀焉,故历代修炼家多重此脉,且视为不传之秘。丹经道书谈及此脉,亦仅片言只语,且甚隐晦,往往为人忽视。此乃往圣仙真,一脉心传。如魏伯阳《周易参同契》:"黄中渐通理,润泽达肌肤。"《太上黄庭内景经》:"中有真人巾金巾,负甲持符开七门(七门之义见上),此非枝叶却是根,昼夜思之可长存。"吕祖《敲爻歌》:"玉炉之中文火烁,十二时中惟守一,此时黄道会阴阳,三性元宫无漏泄。"张紫阳《悟真篇》:"先把乾坤为鼎器,次抟乌兔药来烹,既驱二物归黄道,争得金丹不解生。"丘祖《龙门派薪传百字谱》:"大妙中黄贵,圣体全用功。"......此脉修通,心肾二炁即无阻隔,全体关窍俱开,一炁遍达周身。"先天一炁,自虚无中来。"即在此一道路。丹道或谓之曰"大周天"。

  以上所举,主要是真炁流布、小大周天之内景,尚有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之景象,俟后详述。

  十.真人之息以踵

  此后,初步体会天地相合之时,人身感觉特别舒适。甚至初步体会到氤氲之景:真炁沿两脚升腾而上,与心炁交会于中宫,全身舒畅,毛窍开合,天地之炁归于我身,如沐春光一般快活。另外,感到由朔至望,人之性宫渐趋明朗;由望至晦,人之性体渐归混沌。

  自注:中黄打通之后,周身关窍皆开,真杰遍达周身,人身之炁始与天地之炁接通。所谓真炁沿两脚升鹰而上,即《庄子》"真人之息以踵"之义也。一般人用外呼吸,最多炁达丹田,非得中黄开通,畅于四肢,胎息内转,才可至踵"

  从前做功,皆在肉体腔子里面模索,今日方知跳出肉体樊笼,体悟天人关系。若无命功之蜕化,岂有性天之超升。相距悟至"天人合一",虽不中亦不远矣。

  十一.天人合一

  己巳年六月初一,调至中国道教协会工作,居于北京白云观内。自来之后,便体会到更为醇厚的氤氲炁象。平常之际,忽焉有炁循两腿升腾,直汇中宫。丹田仿佛有股吸引力一般,一直向内吸炁,非平时之由外往里吸也,乃是由内从外纳炁,而且只吸不呼,亦不见其满。上面有炁随之入内,上下二炁,交会中宫,如磁吸铁,相恋相抱,温和酝酿,氤氲不散。就在二炁相抱的一刹那,呼吸顿止,而人恍然如醉矣。四肢百骸,皆不能动转,直觉神在炁中,炁包神外,两相交接,恍惚回旋。真炁薰蒸,遍达周身,苏绵快活,妙不可言。全身毛孔尽皆开放,元炁阖辟同乎天地。真炁上蒸,化为甘露,清凉如醴,咽纳不已。二炁相交,只在片刻之间,交毕之后,归于平常。此景每在平常之际发生,忽焉而来,忽焉而去,往来无定,不可追求。

  其间景象,亦有变化。有时正在看书写字,忽觉腿部有炁腾起,上交中宫,顿然全身如浮,身轻如蝶,恍惚如在云空,乃知景到,不敢妄动,任其自交;有时真炁会于中宫,甜蜜非常,津生浓醴,身软如泥,如醉如痴,手懒得动,口懒得开,直愿养此天机,便有无穷快活,非得其炁交透,身体才愿活动;有时真炁自脚心升起,两腿于是格外轻快,便乐意悠情漫步,涵养中宫炁团,任从我行,全不知倦;有时好似身后有炁推动,举步毫不费力,犹如漫步太虚,缥缈轻举;有时动作之中,真炁沿两腿上升,直上夹脊昆仑,蔓延四肢,一路融融,遍传周身,稍加用意,周身便似火蛇乱窜,聚歼八万四千毛孔、三百六十骨节所藏之阴神,何等畅快,惟武火不敢多用耳;有时炁来甚速,迅即在中宫抱团结胎;小腹盈满,静以养之,呼吸内外开合,全体美快之至;有时感觉混沌,卧以应之,上下二炁,会于中宫,交接甜美,流行全身,暖融畅适,周身太和,太虚与我同体,而我为太虚之主;有时二炁相抱中宫,纽结一处,如同活龙在内游动翻滚,动转升降,美妙非常;有时真炁抱团,丹田畅适美快,其感觉非冷非热、非寒非燥,一团舒妙之景,形成天然火候,早先以丹田发热为好兆,今日成为笑谈矣。......种种景象,变化万千,非笔墨所能尽述。

  时间稍长,观察天地变化,乃悟我身氤氲之候,正是天地相合之机,及至有形,其景自失。证验至此,方才领悟何为"天人合一"。

  自注:天地相合之机,乃是天地之杰相交之时,亦为人身氤氲之候,这便是"天人合一"之内景,《阴符经》谓之"天人合发"。常人不察此机,惟修炼者不期而获,此须由真修实证,方能悟之,非字面理解可知。当此之时,天炁下降,地炁上升,二炁相合,氤氲交感,将雨未雨,将雷未雷,在卦为之"地天泰",古人称曰"天地氤氲",天地之造化在乎此也,丹经云:"人身为一小天地。"修炼者能够合乎天地之德,自然可与天地同参造化,吾身氤氲之机,亦合天地氤氲之机。感觉有炁循两腿升腾者,其实地炁循脚心上升也;有炁自上降入中宫者,其实天炁由顶窍下降也;感觉真炁薰蒸、遍达周身者,其实天地之炁由毛孔而入也。在吾身中,为心炁下降,肾炁上升,氤氲交感,相聚中宫,如同结胎相似,经云:"道胎",又云:"胎因息生,息因胎住。"其胎顺外呼吸而结,结胎之后,外呼吸即断,化为胎息。丹书所谓之取坎填离、水火既济、心肾相交、神炁合一、性命合一者此也,道即在斯矣。及至有形,天地无形之炁交已毕,无形生出有形,故其景自失。

  于此可见,天道、仙道、人道其实一也,皆为阳炁下降,阴炁上升,阴阳交感,氤氲结合,化为甘露,产育新的生机,天地由此而长久,人身由此而长生,夫妇由此而传代。古人云:"天地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得此道则昌,失此道则衰。

  十二.先天活子时

  亦且悟得,每当天人合一之景出现,皆是天地之阳炁生发之时,亦人身之阳炁生发之时,即"活子时"出现之机,天地之活子时与人身之活子时同步,合成一个活子时。而其氤氲景象,往来无定,久暂不一,隔段时间总会出现一回。其间亦有强弱缓速之不同,感觉强时,必是天地氤氲正浓,万里和合,其势浩然,见形亦速,其形亦大;感觉弱时,竟是天地清静平淡,万里无云,其势和顺,见形亦迟,有时无形。其中微妙,多有不可言述者。

  每遇此时,天地之炁交和,产生新的阳炁,天炁发暖,人身融融,便得毛窍开放,而天地交和之阳炁,循毛孔之阖辟而人于我身。此刻自身阳炁旺盛,活泼圆融,而天地之阳炁,和合心肾二炁,天地人三家相见,和合凝集,氤氲相抱,团聚中宫。其炁交毕,归于平常,而吾身之精神面貌,则如蝉脱壳,焕然一新。

  自注:天地阳生之活子时,与我身阳生之活子时,二者"阴符",天人合一之道得矣。因其往来无定,亦可见活子时之"活"也,若不知活则容易当面错过,丹书云:"十二时,皆可为。"非必限定于子时打坐之"死子时"也,丹书亦云:"火候不用时,冬至不在子。"

  天地之炁,氤氲交感,产生新的阳炁,此阳炁乃至真至纯之生炁,即先天清阳之炁,非后天孤阳之气也。《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生一炁,一炁生夭地,天地二炁相交所生之阳炁,谓之"三",万物得三,方得长养,人同此机。故《阴符经》云:"天人合发,万化定基。"天地由此阳炁而发暖,人身亦得毛窍开放,便觉融融,而与天地同其阖辟,天地交和之阳炁,入我身内,所谓"盗天机,夺造化"者此也。而此阳炁,正是常人下生之后,逐于外物,失于虚空之先天生炁,本为自己所有,今且"盗"回(此"盗"非偷盗之义,乃指反夺,即是把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夺回来),还归于我身。活子时到来,天地所生之清阳之炁,和合心肾二炁,天地人三家相见,氤氲中宫,和合凝集之后,结成一粒黍米,丹家又称"黄芽"。所谓"黍米",是言其极精极微,渐渐积累,聚之可结道胎,又曰"婴儿",《悟真篇》云:"三家相见结婴几,婴儿是一含真炁。"

  经云:"一点落黄庭,战罢平常。"其炁交毕,归于平常。此活子时阳动之机,皆平常而来,自然而然,不在人为。前云:"不采之采,乃是真采。"于此更可明其义。故此天人合发之活子时,非彼外肾立举之活子时也,由此可以分为"先天活子时"与"后天活子时"。先天活子时,在天人合一之时,无形无象,合乎先天,所采者杰也;后天活子时,在外肾立举之时,有形有象,掇弄后天,所采者精也。先天活子时,采取先天清阳之炁,和合自身阳炁,点化自身阴质,以成就纯阳之体,符合天道,可以成丹;后天活子时,采取后天浊阴之精,至多补益自身,自身仍属阴质,仍然是一团孤阴,不合天道,何以成丹?二者相比,一无为而一有为,一先天而一后天,一无形而一有形,一自然而一勉强,实有云泥之差,岂可错认!

  有些丹书,所云外肾立举为活子时者,乃是针对中老年人说法。中老年人所谓炼精化炁,是从后天活子时下手,运用周天火候,采取后天,返还先天。这种活子时,一天可能出现好几次,有云人体之活子时与天地之活子时不可同步者,实指后天活子时也,尚未证悟先天活子时之层次。徜若执着后天活子时,摸索肉体里面一团阴气,终究有坏,落入空亡。历代成道祖师,多有批驳后天活子时者,如钟离祖师曾云:"一身四大皆属阴,莫把阴精里面寻!"黄元吉先生亦云:"忽见外阳勃举,便以为阳生药产,岂知此是后天之知觉为之,凡火激之而动者,何可入药?"

  一般说来,青少年纯乾未破之体,先天的成分较多,可以直悟先天,采取先天活子时,较为容易;中老年精衰已漏之体,后天气质较重,需要培补先天,采取先天活子时,才有希望。青少年若不知及时修炼,贻误良时,等到老年精炁转枯,再去下功,金饭碗变成讨饭棍,悔之迟矣!

  此天人合发之活子时,三丰祖师又称"一身内外阴阳之真消息",内阴阳者心肾也,外阴阳者天地也,旁门诬指外阴阳为男女,较之后天活子时,又等而下之,何其谬哉!

  惟此天人合一之道机,历代祖师秘而不宣。陈翠虚云:"都缘简易妙天机,散在丹书不肯泄。"藏诸丹经,隐喻颇多。或曰"玄关一窍",或曰"玄牝之门",或曰"真橐龠",或曰"真鼎炉",或曰"氤氲",或曰"阖辟",或曰"先天一炁",或曰"无中生有",或曰"灵药",或曰"怀胎",或曰"外天机",或曰"夫妇配合",或曰"采大药"......种种不一,迷者自迷,悟者自悟。

  十三.拳道合一

  吾于每夜子时,坚持习炼内家拳法,一年四季,从未间断。正当其时,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神人太虚,感觉每夜行功最为舒适之时,正天地氤氲之时也,亦为人身之活子时,内感外应,若合符契。此时行功,周身不松而自松,不静而自静,行拳迈步之问,犹如行云流水,完全无需后天拙力,皆在自然而然。行到妙处,阳炁温润,周身太和,暖融快畅,妙不可言。乃可至于动静合一,动不知动,静不知静,不动而动,不静而静,动乎其不得不静,静乎其不得不动。交感强处,竟至浑然不动,神形俱化,万物与我同在,而我与天地为一。

  通过动功炼形,将天地人交和之阳炁,运化于周身内外,阖辟周流,散溢四肢,其乐无比,其妙难述。故操内家拳法,可以行炁化欲,以证丹法。曾见博得内家拳法之秘奥者,每言武道同源、拳道合一,初闻似乎难解,今日方知含有内在体认也。

  自注:夜半子时,阴极生阳,静极生动,阴阳之杰始交,正天地默会之时,亦人身体察内外感应之良机也。正好下功,修炼与拳法合为一体。内家拳法,其实修炼之动功也,虽曰动功,实为内修,非只运动形体,其实炼神炼炁,故称"内家"。当初三丰祖师留传内家拳法,即为辅助修炼之用。盖纯动纯静,不合道体,动静失宜,则有阴阳偏盛之患。故应内外兼修,动静合一,自可运化周身阳炁,充溢百骸,外固形体,内凝精神。因之常见修丹道者多辅以拳,操内家者多悟以道。

  十四.道法自然

  从此之后,功修归于平常。平时持志虚无,清静无为,诸般景象,人眼皆空。待到天人合发之机,玄关兆象,先天活子时发生,我身自与天地氤氲之机相合,而与天地同参造化。采取黄芽,积累道炁,顺天行事,自然而然。功夫只在顷刻之间,时至神知,水到渠成,不必追求,道自归身。再看嫩枝抽芽,鲜花怒放,空山鸟语,流泉飞瀑,自然万象,生机盎然,无一非道之所在。心契于道,足可怡然齐物也。

  吾自入道,坚持做功多年,保持童体,依法修持,而今明白种种法门尽属后天。道法自然,不假人为。从此不必拘泥形式,亦无需有心作为,行立坐卧皆可,就在日用平常之际得之,大道何其"易简"哉!

  自注:功修至此,归于无为大道。虽曰无为,其实无可不为,《悟真》云:"无为也有功夫在。"《高上玉皇心印妙经》曰:"顷刻而成",真正功夫就在顷刻之间,无为之中而有为,平常之中出非常。所谓"种种法门尽属后天",乃明自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而后证知,未入此层,不可废弃有为之功。

  十五.春之炁在肝

  功达无为,廓然无碍。随着先天活子时的自然出现,其他景象亦随之发生。庚午年正月十二日,静养之中,杳杳冥冥。但觉炁聚丹田,氤氲不散,且在中、下二田之间,来回悠荡。全身如雪入水,渐渐溶化,体合虚无,混混沌沌。大静之中,右胁炁盈,伺机欲动,如同待发之师,瞬问真意自注,若得将令,其炁骤发。快似决堤之水,突然迸流,又象万马奔腾,势不可挡。滚滚炁浪,奔流激荡,波涌全身,震颤肢体。自身六神无主,完全任其所为。冲溢之后,遂而消失,杳无影迹,不见其形。稍歇,右胁之炁复盈,真意随之一注,再次发动,炁浪滚滚,冲布全身,旋而自止,再次消失。稍歇又发,发后自失。如是数度,炁势递减,渐自安定,复归混沌。翌日早起,天降大雪,是天人合发之验也,皆在道妙之中矣。

  自注:查此时间,乃为立春(正月九日)之后第三日,正当初春阳炁生发之候,其炁属木,在人身为肝(右胁),天人合发,在人身为肝炁动,正其时也。此景过后,天降大雪,应验其为天人交感之时,即先天活子时。由此可知,先天活子时之发动,不惟与天地交感之机相合,亦与二十四节气之阴阳变化相应。亦可谓二十四节气阴阳变化之炁机,亦合天地阴阳交感之炁机也。

  是知活子时之"活",活中亦有"定"也。较之先天活子时之天人合一,又开辟了一个新的层次。

  十六.冬之炁在肾

  庚午年腊月初四,余回山东看望父母。夜卧静室,浑然大定。忽焉颠顶神光下盼,足心之炁随之上朝,上下互感,顿觉天地恍惚,氤氲回旋。此刻吾仍保持平躺姿势,寂然不动。只见(神遇而非目视,此时双目正闭)有两道黑炁,穿脚心同时上行而来。如同两条光带一般,宽窄相同,其光为漆亮之黑色,非晦暗之黑色也。两炁上行,非常明晰,只见双双由腿内上行,行至中宫,触及内脏,顿时如有东西在内抓捏一般,脏器随之颤跃,既感觉新奇刺痒又不可抗拒。此时六神无主,无力抗拒,其炁动毕,归于混沌。

  自注:此时正值隆冬季节,乃为冬日阳炁萌发之候,冬之炁属水,在人身为肾,天人合发,在人身为肾炁动。脚心属肾,故其炁发于脚心(前述中黄之炁已通,畅于四肢,方达脚心)。其炁色黑,正应肾主黑色也。此为先天活子时之发动,合于四季阴阳变化之杰机。可见古人以四季配五行,配五脏,配五色,中有道妙存焉。

  十七.夏至一阴生

  辛末年五月初十,上午景生,中宫之炁,结团相抱,氤氲不散,苏绵快活,妙不可言。午后养静,内炁充盈,甜蜜妙畅,浑然忘我。杳冥之中,真炁腾发,直冲漕溪,飞上昆仑,轰鸣不已。薰蒸升腾,周流不息。此时自身无主,任其升腾。旋顷自止,归于混沌。

  自注:查五月十一日为夏至,夏至之时,一阴初生,在此之前,为阳之极。阳极必动,故为天地蕴蓄之阳炁发动之机,天人合发,在人身亦为阳杰发动之候。故应于初十日,人身之先天活子时发动。天人合一,时至必发,三丰祖师云:"不差毫发。"

  十八.印证丹经

  吾之内景所谈,在别人看来,或许认为又是一家之言。殊不知大道为一,法乃不二,虽其内在景象,因人或有不同,而论及功夫之阶次,则仍与古圣仙真所言,印证无差。丹经疑迷之处,至此涣若冰释,乃知圣真"心传",均可一以贯通,默会其意,如与祖师坐而论道。只是各种丹经,多为中老年人说法,且以有为之法居多,青少年不宜邯郸学步。观诸各派丹法又有层次高下之不等,若无身心验证则易误人迷途。故此,本文为破析其理,直指大道,于隐微处亦有所阐发,秘则揭之,晦则明之,大道为公,善与人同。

  若此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之妙境,论述详明者,当推阴符道德、纯阳祖师、紫阳祖师、重阳祖师、长春祖师、三丰祖师、黄元吉先生、陈撄宁先生诸真。

  自注:摘引道言祖语如下:

  《阴符经》: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天人合发,万化定基。"

  "人知其神之神,不知其不神所以神也。"

  "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圣人知自然之道不可违,因而制之至静之道。"

  《道德经》:

  "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夫物芸芸,各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上德无为,而无以为。"

  "谷神不死,是为玄牝。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大上老君说常清静经》: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

  "虽名得道,实无所得。"

  "得悟道者,常清静矣。"

  《庄子》:

  "形全精复,与天为一。天地者,万物之父母也。和则成体,散则成始。形精不亏,是谓能移。精而又精,反以相天。"

  "缘督以为径,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以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汝神将守形,形乃长生。慎汝内,闭汝外,多知为败。我为汝遂于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阳之原也;为汝入于窈冥之门矣,至彼至阴之原也。天地有官,阴阳有藏,慎守汝身,物将自壮。我守其一,以处其和。"

  "入无穷之门,以游无极之野。吾与日月参光,吾与天地为常。"

  "道昭而不道。"

  "目击而道存矣,亦不可以容声矣。"

  "上与宇宙同体,下与天地精神往来。"

  《列子》:

  "体之盈虚消息,皆通于天地,应于万类,和之于始,和之于终。静神灭想,生之道也。"

  《周易参同契》:

  "上德无为,不以察求;下德为之,其用不休。知白守黑,神明自来。"

  "乾坤刚柔,配合相包。阳禀阴受,雄雌相须。须以造化,精杰乃舒。"

  "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

  《入药镜》:

  "先天炁,后天气,得之者,常似醉。"

  "产在坤,种在乾,但至诚,法自然。"

  "是性命,非神杰,水乡铅,只一味。"

  "真橐龠,真鼎炉,无中有,有中无。"

  "一日内,十二时,意所到,皆可为。"

  《吕祖全书》:

  "不迷性自住,性住炁自回,炁回丹自结。"

  "自饮长生酒,逍遥谁得知。"

  "天生一物变三才,交感阴阳结圣胎。"

  "奥兮最上一乘,乃无作而亦无为。......上德以道全其形,乃纯乾之未破。"

  "一日清闲一日仙,六神和合报平安。丹田有宝休寻道,对境无心莫问禅。"

青城丈人:

"采补之道,非房中家采阴补阳之事。而系采天地之炁以补我之炁,采天地之精以补我之精,采天地之神以补我之神,因天地之化以造我之化,因天地之命以续我之命。"

  施肩吾:

  "天人同一炁,彼此感而通。阳自空中来,抱我主人翁。"。

  《悟真篇》:

  "道自虚无生一炁。便从一炁产阴阳。阴阳再合成三体,三体重生万物昌。"

  "人人本有长生药,自是愚迷枉摆抛。甘露降时天地合,黄芽生处坎离交。"

  "南北宗源翻卦象,晨昏火候合天枢。须知大隐居廛市,何必深山守静孤。"

  "谩守药炉看火候,但安神息任天然。群阴剥尽丹成熟,跳出樊笼寿万年,"

  "要得谷神常不死,须凭玄牝立根基。真精既返黄金屋,一颗明珠永不离。"

  "三才相盗食其时,此是神仙道德机。万化既安诸虑息,百骸俱理证无为。"

  "安炉立鼎法乾坤,锻炼精华制魄魂。聚散氤氲成变化,敢将玄妙等闲论。"

  "恍惚之中寻有象,杳冥之内觅真精。有无从此交相入,未见如何想得成。"

  "药逢炁类方成象,遒在虚无合自然。一粒灵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饶君了悟真如性,未免抛身还入身。何似更兼修大药,顿超无漏作真人。"

  "见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见。"

  重阳祖师:

  "外三宝不漏,内三宝自合也。始得真人感通,先天之炁自然归之。......虽然外来,实是内孕。......神仙妙用,只是采取先天真阳之炁,以为金丹之母,点化己身之阴气, 以变化纯阳之体。......神形俱妙,与道合真。此皆自然而然,不假一毫作为也。"

  "内真外应,先天一炁自虚无中来。......自然感合,造化之妙,药以外来,非假存想。"

  马丹阳:

  "学道者无他,务在养炁而已。夫心液下降,肾炁上升,至于脾,元炁氤氲不散,则丹聚矣。"

  长春真人:

  "盖呼吸久,但觉有一息至于内,久之而并不觉气急,犹子在母腹时,即为胎息也。但凡人只知吸之在内,不知呼之亦在内,知之则可夺天地之正炁矣。"

  "天地之炁从鼻入,接着肾中之祖炁,与之混合一运,此人之炁而渐与天地合。"

  三丰祖师:

  "上窍阳里真阴,入内金鼎炁海之中,与下窍真阳配合。......其先后二炁一合,则坎离自交,魂魄混合,神炁凝结,胎息自定,每日如外夫妇交情美快。......喉息倒回元海,则外阳自然入内,真火自然上冲,浑身苏软,美快无穷,腹内如活龙动转升降,一日有数十样变化。......脐腹如孕妇人一般,却不是有胎形象,不过是炁满精盈神全而已。如果三全,则真火锻炼,调神炼虚,大丈夫功成名遂之时也。"

  "修行人性不迷尘事,则炁自回,将见二炁升降于中宫,阴阳配合于丹鼎。忽觉肾中一缕热炁,上冲心府,情来归性,如夫妇配合,如痴如醉,二炁氤氲,结成丹质。而炁穴中水火相交,循环不已,则神驭炁,炁留形,不必杂术自长生。"

  "人身现成放着两个真消息,与外天地日月同体,不差毫发。是天地乃万物之最大者,人为万物中之最灵者,天地不过是个大人,人不过是个小天地,所以人身造化同天地。谁能醒悟人人有个通天窍?人人有一味长生不老药?人人有个炼丹炉?人人有个上天梯?人人有个人不识"

  "一阳内生,方可夺外天机。"

  黄元吉先生:

  "学者下手之初,必要先将此心放得活活泼泼,托诸于穆之天,游于太虚之表,始能内伏一身之铅汞,外盗天地之元阳。久之神自凝而息自调,只觉丹田一点神息,浑浩流转,似有若无,我于此守之照之,有如猫之捕鼠,兔之逢鹰,一心顾提,不许外游。自然内感外应,觉天地之元炁,流行于一身内外,而无有休息也。"

  "神炁混合,心息相依,其身体内外,泰然融然,有苏软如绵之意,此即炁生之兆也。但此炁生时,即玄关窍开时。古云:阳炁始生,此身自然壁立,如岩石之峙高山,此心自然凝定,如秋月之澄潭水,泄泄融融,其妙有不可得而拟议者。故古云:奇哉怪哉,玄关顿变了,似妇人受胎,呼吸偶然断,身心乐容腮,神炁真混合,万窍千脉开。盖此时有不知神之入炁,炁之入神者,然又非全无事也,不过杳冥之极,有此光景耳。寂寂中自然惺惺,举凡身内身外,略有微动之机,无不及觉。"

  "内药,吾身之元炁也;外药,即太虚之元炁也。此殆不增不减,随在自如,但非内照内养有功,必不能招回外来之药。......内之元阳发,外之元炁自蓬蓬勃勃,包裹一身,浑不知天地人我,此殆内外合一,盗得天地灵阳,归还于我形身之内,久之则炼形而化炁。所谓神仙无别法,只是此炁充满一身内外焉耳。"

  "从无知无觉时,是纯乎天不杂以人,忽焉有知有觉处,是纯乎人亦不离乎天,故曰天人合发。如此天人合一,始是真阳,可以为丹母者。"

  陈撄宁先生:

  "借身内之元炁,以招摄虚空之精神。则自有生以来,历年损失之精神,皆可还归于我身,何患老乎。"

  "北派清静,但不是专靠打坐就能成功,外界资助,当然不可少,却是从虚空中寻求,不是在人身上讨便宜。"

  "所谓玄关一窍者,学者当于内外相感、天人合发处求之,此是实语,不是喻言。"

  "修仙者,贵在搜积虚空中清灵之炁于身中,然后将吾人之神与此炁配合而修养之,为时既久,则神炁打成一片,而大丹始成。"

  以上十八则内容,仅为笔者修真悟道之部分片断,尚有许多内景,未在本文讨论之列,俟将来另列专题,再作论述。

  总之天元清修丹法,要诀在"先天一炁,自虚无中来"一句。陈泥丸真人云:"都缘简易妙天机,散在丹书不肯泄。"古仙云:"修诀须修无为诀,用法须用自然法,窃机须窃造化机,盗炁须盗天地炁。"千圣相传祖祖心印天人合一之绝学,于此明矣。皆须以身心证之,不在拟议中得之也。        

提交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