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中秋夜唐玄宗游月宫与叶法善和张果的故事

是年八月中秋之夜,月色如银,万里一碧。玄宗在宫中赏月,笙歌进酒。凭着白玉栏杆,仰面看着,浩然长想。有词为证:
  桂花浮玉,正月满天街,夜凉如洗。风泛须眉透骨寒,人在水晶宫里。蛇龙偃蹇,观阙嵯峨,缥缈笙歌沸。霜华遍地,欲跨彩云飞起。
调寄《醉江月》

  玄宗不觉襟怀旷荡,便道:“此月普照万方,如此光灿,其中必有非常好处。见说嫦娥窃药,奔在月宫,既有宫殿,定可游观。只是如何得上去?”急传旨宣召叶尊师,法善应召而至。  
  玄宗问道:“尊师道术可使朕到月宫一游否?”法善道:“这有何难?就请御驾启行。”说罢,将手中板笏一掷,现出一条雪链也似的银桥来,那头直接着月内。法善就扶着玄宗,踱上桥去,且是平稳好走,随走过处,桥便随灭。走得不上一里多路,到了一个所在,露下沾衣,寒气逼人,面前有座玲拢四柱牌楼。抬头看时,上面有个大匾额,乃是六个大金字。玄宗认着是“广寒清虚之府”六字,便同法善从大门走进来。
  看时,庭前是一株大桂树,扶疏遮荫,不知覆着多少里数。桂树之下,有无数白衣仙女,乘着白鸾在那里舞。这边庭阶上,又有一伙仙女,也如此打扮,各执乐器一件在那里奏乐,与舞的仙女相应。看见玄宗与法善走进来,也不惊异,也不招接,吹的自吹,舞的自舞。玄宗呆呆看着,法善指道:“这些仙女,名为‘素娥’,身上所穿白衣,叫做‘霓裳羽衣’,所奏之曲,名曰《紫云曲》。”玄宗素晓音律,将两手按节,把乐声一一默记了。后来到宫中,传与杨太真,就名《霓裳羽衣曲》,流于乐府,为唐家希有之音,这是后话。
  玄宗听罢仙曲,怕冷欲还。法善驾起两片彩云,稳如平地,不劳举步,已到人间。
  路过潞州城上,细听谯楼更鼓,已打三点。那月色一发明朗如昼,照得潞州城中纤毫皆见。但只夜深入静,四顾悄然。
  法善道:“臣侍陛下夜临于此,此间人如何知道?适来陛下习听仙乐,何不于此试演一曲?”玄宗道:“甚妙,甚妙。只方才不带得所用玉笛来。”法善道:“玉笛何在?”玄宗庄“在寝殿中。”
  法善道:“这个不难。”将手指了一指,玉笛自云中坠下。玄宗大喜,接过手来,想着月中拍数,照依吹了一曲;又在袖中模出数个金钱,洒将下去了,乘月回宫。
  至今传说唐明皇游月宫,正此故事。那潞州城中,有睡不着的,听得笛声嘹亮,似觉非凡。有爬起来听的,却在半空中吹响,没做理会。次日,又有街上抬得金钱的,报知府里。府里官员道是非常祥瑞,上表奏闻。十来日,表到御前。玄宗看表道:“八月望夜,有天乐临城,兼获金钱,此乃国家瑞儿,万千之喜。”玄宗心下明白,不宽大笑。
  自此敬重法善,与张果一般,时常留他两人在宫中,或下棋,或斗小法,赌胜负为戏。
(出自<<初刻拍案惊奇>>卷之七)

注:唐玄宗即唐明皇,唐玄宗不但礼遇修道人,而且也常常认真修炼观其读书笔记《唐玄宗御注道德真经》,颇有见地。唐玄宗精于乐理,并擅长作曲,有一紫玉笛,一生珍爱不已。当他因为安史之乱避祸于四川的时候,已是暮年。一日抚笛吹曲,忽然有二鹤至,随曲翩然起舞,曲终而鹤不见。明皇叹道:我是孔升真人下世,今天使命完成了,玉帝要召我回去了。乃逝。(《明皇杂录》)

叶法善与张果的故事

  叶法善(616-720):为唐代著名道士。字道元。出身于道教世家,自曾祖三代为道士,皆有摄养占卜之术,好做好事积阴德以救物济人。当时的道士一称,指的是修道之士,并不一定是出家道人。
  法善少不茹荤,传符箓,据称尤能厌(压)劾鬼神。显庆(656~666)中,唐高宗闻其名,征诣京师,将加爵位,固辞不受,求为道士,因留在内道场,供待甚厚。高宗笃信长生之术,令广征诸方道术之士,合炼黄白。据《旧唐书·方技传》载:法善为此上言曰:“金丹难就,徒费财物,有亏政理,请核其真伪。”高宗纳其言,令罢其事,遣出方术士九十余人。
  自高宗、则天、中宗历五十年,常往来名山,数召入禁中问道。睿宗即位,称法善有冥助之力,先天二年(712),拜鸿胪卿,封越国公,仍依旧为道士,居于京师之景龙观,又赠其父为歙州刺史。但法善不为爵位尊贵所动,仍愿为道士,只是奏请在故乡卯山建道观,唐玄宗准奏,并赐名“淳和仙府”。
  开元八年(720),叶法善仙去在长安景龙观,享年105岁,唐玄宗为此专门作了《叶道元尊师碑记》悼念他。叶法善生前请求归葬故乡。皇上下令把他的侄子润州司马叶仲容引度为道士,和中使一块监护着他的灵柩,葬到松阳县。并且诏令衢、婺、括三州协助操办葬礼,供给所需要的钱物。出殡那天,皇上又敕令官吏们穿上白色丧服在城门外送灵。传其有弟子百余人,唯暨齐物、尹愔为入室。

  张果,即八仙之一的张果老。名“张果”,因在八仙中年事最高,人们尊称其为“张果老”,历史上实有张果其人,新、旧《唐书》有传,武则天时,隐居中条山,时人皆称其有长生秘术,他自称年龄有数百岁。《太平广记》记张果老自称,他是帝尧时代的侍中,到唐初。已活了三千多岁。他出入常乘一匹白驴,每倒骑之,日行万里。休息时,便把这驴像纸一样折叠起来,置于巾箱中,乘则以水喷之,便又成下真驴。
  唐太宗、高宗闻其名召之,皆不去。后来,武则天又派人去请他,不得已,他跟着使臣上了路。当走到一名叫“妒女庙”的地方时,又假装死去,直挺挺倒在路上,不一会儿,尸体也腐烂了。使臣只好如实向武则天报告。唐玄宗开元二十三年(735年),唐玄宗听人报告说张果老没有死,便派使臣裴晤去中条山请他。裴晤见张果齿落发白,很不起眼,有点看不起他。张果老见状,便又来了个气绝身死,吓得裴晤赶紧焚香相求,张果老这才苏醒过来,但仍不肯进宫。唐玄宗闻奏后,认为裴晤办事不中用,又命中书舍人徐峤带玺书相请。
  张果老进宫,唐玄宗问他:“先生得道者也,何故齿发衰朽如此?”张果老回答:“我是齿落发稀时得的道,只好这副样子。今陛下见问,不如把齿发尽去了更好。”说罢,把自己的头发拔了个精光,又将牙齿敲掉。唐玄宗忙说:“先生何故如此?且去歇息。”但一会儿,张果老又走了出来,面貌大变,“青鬓皓齿,愈于壮年”,唐玄宗十分惊奇,留于内殿。
  唐玄宗曾问叶法善关于张果的来历,叶法善说:“臣不敢说,一说立死。”后言道:“张果是混沌初分时一白蝙蝠精。”言毕跌地而亡,后经玄宗求情,张果才救活他。
  唐玄宗请张果老喝酒,张果老辞道:“老臣量浅,饮不过二升。我有一弟子,可饮一斗。”说完,只见从殿檐飞下一位十六七岁的小道士,唐玄宗赐他酒喝,饮到一斗时,张果老说:“不可更赐,过度必有所失,致龙颜一笑耳。”唐玄宗未予理睬,只见酒从小道士头顶上涌出,冠子落地,化为金杯。唐玄宗及众妃吃了一惊,再一看,小道士不见了,地上的金杯原来是集贤院的,只能盛酒一斗。
  一日,唐玄宗出城打猎,擒得一只大鹿,要烹宰之。张果老见了道:“此仙鹿也,已满千岁,本是汉武帝上林之鹿。”唐玄宗说:“你如何得知?”张果老说:“武帝舍放时,以铜牌系于左角上。”唐玄宗派人验看,果有一块两寸铜牌,但上面文字已无法辨认。张果老解释说:这只鹿已活了八百五十二年。唐玄宗和群臣听了没有一个不相信的。
  唐玄宗十分佩服张果老,就授他“银青光禄大夫”.赐号“通玄先生”。唐玄宗还有个好道的女儿,叫玉真公主,唐玄宗就想把她嫁给张果老。不料,张果老却坚辞不受,还唱道“娶妇得公主,平地升公府。人以为可喜,我以为可畏。”唱完大笑不止,然后掏出纸驴,吹气成形,倒骑驴背走了。据说临走时,唐玄宗还赐他帛三百匹、侍从两人。
  此后,张果老云游四方,敲打着渔鼓筒板,在民间传唱道情,劝化世人。于是,人们便将张果老说成唱道情的祖师爷了。所谓道情,源于唐代的道曲,以道教故事为题材,宣扬出世思想。明清流传甚广,题材也更广泛,在各地同民间歌谣结合而发展成多种曲艺,如陕北道情、义乌道情、湖北渔鼓、山东渔鼓、四川竹琴等。

清阳子
癸巳年八月十三日
撰于清静宫


提交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