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书画道人葛月潭(1854—1934)

书画道人葛月潭(1854—1934,外一篇)

(转自:http://www.lnzx.gov.cn/Newspapers/wenshitiandi/2008-6-23/Article_2522.shtml

  葛月潭在东北地区道教中享有很高的盛誉。他于民国初年被诸山推举为道教丛林太清宫方丈,是龙门派第二十代传人,担任中国道教协会关东总分会会长,曾三次设坛,传戒弟子千余名。

  济世救民的葛方丈

  葛月潭(1854—1934年),原名明新,字月潭,号宁静子,又称枕流道人、震庚道人,祖籍山东省邱县。
  葛月潭幼时家境中落,6岁时随父移居沈阳,由于不愿同流世俗,遂于同治十三年(1874年)20岁时踏入玄门,次年开始外出游历,后来到了北京白云观,先后充做迎宾知事、客堂知宾,得与高人名士交往,常是聚首一堂,讲经文,论书画。细心好学的葛月潭,随时向那些翰林学士们请教,并拜著名画家周棠(字少白)为师,攻习丹青,又自学书法。由于天资聪颖,刻苦钻研,数年而成。他博览道藏,潜修益力,学识渊博,道学高深,才华横溢。兼学诗、书、画,号称三绝。尤以画花卉、怪石为长,又善诗、赋及行、隶书等,名重一时。回到沈阳太清官后,仍是孜孜不倦,造诣深到,常为社会各方面之应求而书绘,随之名声大震。诗文传于后世者颇多,被誉为“关东三才子”之一。
  民国三年(1914年)又经诸山公议,各界推举,葛月潭由监院转升方丈,旋即开坛演戒,授徒传道,以弘教旨。同时葛方丈又在太清宫办起一座国民学校,让贫困人家子女入学,培养出大批人才。同时又兴办实业,创建绢染厂等。
  葛月潭虽置身于玄门,仍关心国家与人民。1915年,沈阳各界举行蔡锷、黄兴追悼大会,他亲笔敬上一副挽联:“国士无双双国士,完人难二二完人。”情真意切,词书俱佳,曾广为传诵。
  民国九年(1920年),山东、河北一带遭受特大旱灾,哀鸿遍野,悲嚎彻天。消息传至沈阳,葛方丈忧心如焚,彻夜难眠,他虽无回天之力,但存济世之心,发愿付出自己全部力量来救济灾区人民,于是挥毫作书、绘画,售款济助灾民。次年,旱象波及直隶,地无青草,野有饿殍,葛方丈除自己捐款外,还号召全东北道教界人士捐资以助灾民。

  张学良捐资建葛公塔

  葛月潭是东北地区黄冠(道教)领袖,在辽沈地区是一位传奇人物。他不仅与直系军阀吴佩孚同窗,而且深得张作霖父子敬重。“琉璃车中合酒卧,未绝红尘亦神仙”的诗名,讲述的就是葛月潭酒醉后,张作霖备下载乘的车辆,送其返归奉天(沈阳)太清宫的轶事。
  据记载,葛月潭多次游历并小住千山,赞誉千山:“峰峦奇秀,林壑幽美,冠绝辽东。”葛月潭亲自选定千山无量观聚仙台为其墓址,兴建葛公塔。把千山作为他的归宿。并对弟子说:“它日我精魂常驻是处,与山灵相伴,则幸慰三生矣。”
  葛公塔位于聚仙台旁,高六米多,为六面七级,密檐实心。塔顶为圆宝瓶形。由张学良将军于本世纪二十年代捐款所建。张学良除了因为父子两代与葛月潭情缘的续延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对葛月潭早在清光绪年间就创办初等学堂,致力于道家经典、玄学和古代文学研究分外敬重。这是他率众捐资的重要原因之一。
  建塔的石料是从辽东草河口远道运来,石质坚硬细白,经精工巧匠镌凿雕刻而成,塔身四周镶有汉白玉石板,上刻葛月潭生前所绘兰竹花卉图案,及“海为龙世界,天是鹤家乡”十字草书。葛公塔面南的龛外汉白玉石上铭刻着葛月潭亲自书写的“澹泊宁静”四个大字。
  葛月潭多年的苦修,换来了鹤发童颜,葛方丈寿登八旬,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每日吟诗、作联,画兰、绘竹,从无间断,时而焚香默坐,时而与人闲话,娓娓弗倦,蔼然可亲。中外名人隐士有与方丈面颜者,自感十分荣幸。1934年,葛方丈每后屈指自计,告人曰“吾将於冬月初九申时东归矣。”众人笑而听之,记于心中。后果于是年农历十一月初九日申时,更衣升堂,正襟端坐,羽化登仙。临行前,招众弟子于堂前嘱其后事,命孙城基继承斗姥宫监院之职,又索纸笔为其弟子画兰一幅,一花一叶,题诗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仙搓,挥尘东溟去,云天到处家。”书罢高声朗诵,哈哈大笑,合目逝去。
  1934年葛月潭羽化于太清宫,享年81岁,1935年春,由弟子依礼入葬葛公塔。
  葛公塔东面矗立着一甬捐资功德碑,上面镌刻着的人名均为当日的东北军政要人:陆海空军副司令张学良、吉林省主席张作相、黑龙江省主席万福麟、河北省主席王树常、前辽宁省主席翟文选、东北通志馆总裁白永贞等。此中足见葛公颇得当时东北政要敬重。
  葛公塔现为千山风景区内的一大景观。


 
外一篇:

侯门玄门 葛月潭隐入道山
(转自:http://hi.baidu.com/axblog/blog/item/082a349715dabb6c55fb9629.html/cmtid

    千山无量观,是国中知名的道教宫观。观内有座高六米的葛公塔,六面六级,实心密檐,塔料石质,坚硬细白。塔上有楹联曰:“海为龙世界,天为鹤家乡。”又有梅、兰、竹、菊诸花草图案点缀美饰于塔身四周,字画图案精雕细刻,笔力道劲,镌刻秀美。
     据说,此塔石料是从距千山较远的丹东草河口远道运来,建塔资金则是国人皆知的东北军少帅张学良捐助。此塔如此尊荣,是因为它是东北著名道士葛月潭的藏蜕之所。
     史料记载:葛月潭道名明新,号震庚道人,枕流道者,年八十一岁时又称九九翁。他道学渊博,文才出众,尤善丹青,沈阳太清宫龙门第二十代方丈,羽化于民国二十三年(1934)。他的一生权富传奇色彩。
     话说在前往济南府的官道上,正走着两名年龄相仿的少年。那面皮白哲者就是葛月潭,他出身在山东府的一个书香门第,自幼聪慧好学,琴棋书画无所不精,他此行是奉父命来济南求学;面皮稍黑者名吴子玉,他是山东一破落户的子弟,自幼父母双亡,靠哥嫂抚养长大进私塾读书,因他心志奇高,对小门小户的生活不满足,这是他与哥嫂斗气出走而往济南,他决心不混出个人样儿来,绝不回乡再见哥搜之面。葛月潭长吴子玉数岁,自然被尊为兄,两人已相识几个时辰,同道而行,你语我言,都识文断字,少年心性,神态更显得十分亲密。
     到济南后,葛月潭与吴子玉同拜在一个学馆求学,遂为同窗学友,称兄道弟,友情更为深笃。葛月潭家境和顺,所以一门心思钻研学问,勤奋上进。吴子玉学习亦十分刻苦,他的案头有座右铭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两人常在一起讨论学问,袒露胸怀和未来的抱负。
     这吴子玉曾豪迈地说:“吾如有机遇,得提一旅之师,定当快意人生,扬眉吐气!”
     葛月谭听后笑笑说:“男儿自当快意人生,但不论善恶是非,是否亦有不妥之处呢?”
     吴子玉嘻笑着反问道:“那葛兄未来之怀抱如何呢?”
     葛月潭淡淡地说:“做一个有学问的人,干些行善积德有益社会的事。”
     在葛月谭的心目中,这吴子玉虽然乐于钻营,工于心计,但确实精明,且严于律己,且不淫不躁,确也是难能可贵!
     那吴子玉十四岁就出来闯荡江湖,看多了人的白眼,听够了人的冷言冷语,也可能从小受了嫂子许多气,所以吴子玉对人的认识是:人,尤其是女人,都是凶恶的,在这个人为主导的世界中,只有强者为尊。而葛月潭出身书香门第,从小就受着持正立身、诚信做人、与人为善家风的熏陶。再者父母尊老庄、神仙,自然无为的思想意识当然早就在脑海中根深蒂固了。但这不影响他与吴于玉之间的同窗情谊。
     一晃许多年过去了,中国的政坛上出了个颇有影响的军阀吴佩手,他就是早年的吴子玉。
     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这吴子玉宦海浮沉,竟抓住机遇飞黄腾达,在北洋军阀中由管带、标统、协统、旅长、师长而至直鲁豫巡阅副使、正使之位,成了响当当的头面人物。吴子玉登上高位,自然需要许多具备各方面真才实学的人为自己保驾护航,当慕僚,做心腹。他终于想起了少年时代的同窗学友葛月潭是个少有的人材,于是急忙遣使聘请。
     感念往昔的情谊,葛月潭来到已称作吴大帅的吴子玉府第。朱门广厦,侯门似海,这在他自有一番感谓2分别多年,一朝相会,这昔日学友也自有一番亲热之举。
     数载幕僚生涯之后,葛月潭仿佛真正明白了这官场世界,时日越久,他的心情就越沉重。往昔的吴子玉虽醉心于功名仕途,但毕竟还是位热血青年,而今天这吴大帅却是手握兵符、贪得无厌的军阀!为了长享富贵,获取更多的财富、地盘,他可以朝云暮雨,尔虞我诈。而他葛月潭是不善溜须之学的诚信君子,又深知这吴大帅少年时代的底细,且还要常在这位昔日同窗之前唠叨些“君轻民重”、为民造福、行善积德之类的话,旷日持久,必然因直而遭嫉于这位吴大帅。
     古人曰:识时务者为俊杰。葛月潭可是位识务知机的饱学之士。本来老同学就是吴大帅,在那种年代他应该是春风得意的。如今既然不能得到重用,当然就要细思细想今后的结果了。
     这吴佩孚不是当年的吴子玉了,他倒逆施是肯定没有好结局的。但等不到这位吴大帅恶运到来,也许我葛月潭就要在这位老同学手里去早登黄泉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7
     葛月潭终于作出了最后的决定,又为自己创造了一个最好的时机和借口,在走出吴大帅朱漆大门时,他最后一次接受了卫兵的敬礼……
     晨曦洒在风光秀丽的千山无量观的上空,晨钟伴随着冉冉升起的红日,一阵阵散布在空间的道士轻唱细咏的诵经声,使人的心境豁然开朗,而获得从未有过的超脱之感。青松古观,葛月潭终于跳出世俗之网,从此千山无量观中多了一位像貌轩昂的道士。由于他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所以名号也越传越响,这使他结识了许多的文人墨客。
     张作霖父子听说葛月潭离开了吴佩孚,来到了东北,就想方设法结交他,请他重新出山,佐助自己的事业。葛月潭然为张氏父子的真诚所感动,但他是极重情谊的人,他觉得吴子玉对不起自己,但自己也不能给他太大的难堪。
     那张大帅见说不动葛月潭去做自己的幕僚,也实在无法,最后只得请他去沈阳任太清宫的方丈,葛月潭欣然受命。
     葛方丈虽然不愿再踏入红尘仕途,但忧国忧民之心常存,他仰慕诸葛孔明、徐茂公、刘基等人的作为。这些前人既为道士,又为国家和百姓,他葛月谭也要学习这些前辈为国家人民鞠躬尽瘁。他的实际行动是经常出入于张大帅的府第,为张氏父子出谋划策。张作霖对葛月潭更是十分敬重,经常同桌豪饮,日夕交谈。一次在酒宴上,葛月潭开怀畅饮后酷酐大醉,张作霖父子将他扶上稀世之宝琉璃车上,并命稳重的侍从将他护送回太清宫。此事使这位遁入玄门的葛方丈很感动,酒醒之后,他忆起当时情景,饶兴味地咏于诗词,其中有两句曰“琉璃车中和酒卧,未绝红尘亦称仙。”
     黄冠道士都有一颗善良之心,葛方丈入道前就是一位本性善良之人。他要努力为百姓做些有益的事,所以他募资兴办学堂,招收穷苦孩子入学读书。他知道文化落后就会出现社会经济衰败的现象。同时他又集资周济贫苦,这是救急之举,亦不能不做。
     民国年间,河北、山东地方曾出现大旱,百姓四出逃荒,俄浮遍野。葛月潭派出弟子设粥棚并施舍衣物,但这样亦不能解民困于万一。时有弟子提醒者日:“师字画为世所重,何不以宇画义卖集资以救民?”“对、对、对!我一时迷糊竟束手无策。”暗呼惭愧!遂夜以继日赶作字画千余幅,让弟子陆续在各地义卖,将收入分文不存地捐献到赈济灾民的经费中去。
     民国时期中华民族的国力太弱了,葛月潭在民不聊生的岁月中,已度过了艰难的八十一年,真是太不容易了,所以他自称为“九九翁”。但不久日本帝国主义侵入了东北地方,内忧外患,使这位高道也心情沉重了。民国二十三年十一月初九日,他招手命弟子准备纸张笔墨,挥毫绘“兰”一幅,题诗于上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仙搓,挥尘东溟去,云天到处家l”他遂又唤过俗家弟子刘伟华说:“师门没什么东西给你,谨以此画为吾徒存念吧。”继续展纸题日:“(攸羽)然脱却有形身,蝶梦莲蓬幻赤真;心似闲云任去往,休将泥爪问前因。”接着又索纸书横幅“道心惟微”四大字留存道观。然后整衣升座盘膝而坐,族然仙化。
     1935年,他的遗蜕被弟子送至千山,张学良将军慨然捐资建塔恭奉存放。今天当人们来到塔前,听着道人讲述这位爱国爱教的黄冠羽士的故事,无不使人油然而生崇仰敬佩之情!

提交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