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夜雨寄怀——缅怀一代高道李宗廉师爷

夜雨寄怀……
——缅怀一代高道李宗廉师爷
冯信铭


    今年第一场雨在辽北大地悄无声息地飘落,我怀着忧郁的心情写下如许的文字来追忆我的师爷。
    师爷李宗廉老道长系山东省即墨县人。因其浓重的山东口音,我们作为晚辈对他老 人家的师承及往事等也并不十分清楚,现将从师爷本人口中听到的往事及师伯师叔等人的只言片语串缀起来整理成文,书写之时,心中仍不胜悲凄。
    师爷姓李,俗名宗章,道名宗廉,道号秉洁子。中华民国4年12月1日(即公元1915年农历乙卯年十月廿四日)生于山东省即墨县段泊岚镇段一村李氏族宅。当年他的曾祖父李河,是一位非常喜爱道教神仙长生久视之术的人,82岁那年无疾而终跌坐羽化。恩师幼时即父母双亡,其叔父收养了他,少年时他在家乡的私塾中学习文化,在学习齐鲁传统儒家孔孟之道的时候,他还特别喜好阅读家传之道学书籍。师爷自幼又得到本家族武师的精心传授,且师爷天生膂力过人,单臂能举起200多斤的石锁。
    后来,师爷到东北(当时称奉天省)的鞍山寻访亲戚,结果被侵华的日本关东军抓住,逼迫他做劳工,在当时的昭和制钢所(今辽宁省鞍山市)所属之矿山(师爷亲口告诉我那地方日语称作“窑骨碌”)服苦役。师爷当时几乎每天都能看见日本人残害自己的同胞,遂义愤填膺。某日,怒发冲冠的师爷用洋镐把作武器将看守他们的日军头目和宪兵打死打伤数人后乘乱逃出,在山野中隐蔽起来(他后来回忆那段往事时,对日冠之凶残还是恨之入骨,他说:“当时也是我的道缘来了,有黑老太太点化护持我呢!”)
    日军大搜不获的数日后,师爷悄悄潜至一处山下,在很远处便闻到弥漫的香气。仔细一找,便来到了关外一处著名的神仙洞府——本溪九顶铁刹山八宝云光洞(位于今天的辽宁省本溪县南甸镇田师付沟境内)。
    师爷幼时既有慕道之心,现在既伤日酋多人,有家难回有国亦难投。此时也是因缘际会,正是颇合夙愿之事。于是他要求在本溪九顶铁刹山八宝云光洞三清观蓄发出家,得到当时三清观监院道长之允许。然道观清规有云:凡初入道,须行三年苦行方可拜师冠巾。
    初入玄门的师爷住在本溪九顶铁刹八宝云光洞三清观(即今天辽宁省本溪县南甸镇境内的田师傅沟铁刹山)。他看见当时三清观内有些道友丢弃食物,于是便把他们所弃之食物悄悄收起来自己食用。道友们见师爷多日不到斋堂吃饭,甚觉奇怪,于是便有人暗中将这一情况告诉了云光洞三清观的监院道长。反复逼问之后,监院道长方知这个初入道门的山东汉子多日所吃的乃是道众们所丢弃不食之物。于是监院道长仰天叹道:“能惜食闵物,真仙材也!”对这个新来的山东即墨县(九顶铁刹山八宝云光洞三清观开山祖师郭守真大真人当年曾在山东即墨县马鞍山聚仙宫拜在紫气真人李常明座下为徒)的年轻人有了好感,破例收录他为弟子,并为其赐道名为李宗廉,正式成为了全真道教龙门派丘处机祖师门下第二十三代弟子。
    东北沦陷时期九顶铁刹山八宝云光洞三清观的监院道长是卢至顺大师,其继任者应是李理田道长。收录师爷为弟子的监院便是李理田道长。而李理田师祖系当年奉郭守珍大真人之命留守九顶铁刹山八宝云光洞的这一支法眷(主要是高太悟祖师和傅太元祖师等)。师爷李宗廉在当时本应该是有不少同门师兄弟的,但因1945年八•一五光复之后社会动荡,解放前后道教又受到颇多影响,这些人大多也都风流云散各奔西东了。据师爷和当年曾在九顶铁刹山八宝云光洞挂单的张礼矩师爷(现任大连市道教协会名誉会长、大连瓦房店市龙华宫监院道长、现已年近百岁)和刘宗尧师爷(曾任辽宁省丹东凤城市赛马玉皇顶常宁观监院,已经羽化仙逝)等人回忆,再加上田诚阳师伯、殷诚安师叔等多方查找,前几年终于是找到了师爷的两位同门师兄弟,分别是徐宗仙和葛宗兴。据辽宁人民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辽宁省志•宗教志》记载:东北沦陷时期撰写的《铁刹山志》草稿大多出于徐宗仙之手,徐系江苏盐城县人,师事李理田。而葛宗兴师爷在改革开放后重回宫观,曾常住于陕西华山,并于前些年羽化在华山。殷诚安师叔当时曾经亲自参与处理葛宗兴师爷之后事。
    师爷拜九顶铁刹山八宝云光洞三清观监院李理田仙长为师后,遂受到重用,并学到玄门正宗之内丹功法,内丹功与他自幼所习学之武功可以说是相得益彰!
    时值东关兵匪横行,铁刹山云光洞亦常遭匪类袭扰。据师爷回忆某年秋天的一个傍晚,有日本宪兵和汉奸数人来到九顶铁刹山八宝云光洞三清观逼迫监院交出镇山之宝“八宝定风珠”。遭到拒绝后,日酋怒而开枪欲打监院。师爷李宗廉身负武功绝学,身法矫健,在侧后急拨其枪,子弹偏出后击中门框。师爷将群寇打倒后,背负监院逃出,后随监院挂单于奉天(今沈阳市)关岳庙和太清宫。
    在此期间,师爷李宗廉有幸遇到了当时著名的关东道学名家房理家大师(房大师系当时全国著名道教学者、书法家,朱越利等在《道教学》中曾将房理家大师与陈撄宁、伍止渊等相提并论)。也有人说恩师的冠巾即为房理家大师,且房大师非常喜欢这个叫李宗廉的冠巾徒。田诚阳师伯从西班牙带回一张解放前房理家大师与李理田、赵理夫、李宗廉和付宗志等人的合影相片。师爷李宗廉亦于解放前出任过九顶铁刹山八宝云光洞三清观的监院道长。
    1948年秋,李理田师祖在沈阳太清宫羽化,葬于千山无量观附近的密松坡。后来,师爷李宗廉道长回到山东故里,在崂山太清宫常住。不久,他又迁往华楼宫常住。后又应汉河玉清宫道众之请,出任该宫监院。
    师爷在汉河玉清宫担任监院道长十余年。在任期间曾闭关深造,玄门神功水平大进—竟然能以手掌握蜡烛而无火熔化!
    “文革”期间,师爷李宗廉与众道友一同被遣返还乡,汉河玉清宫亦被拆毁了。师爷虽然逢此浩劫,自己仍不忘自持自律以一个全真弟子和修炼者的标准要求自己。只是性格略有些变化,平时缄默寡言。不似往日在李理田和房理家等师长面前那样活泼幽默了。
    改革开放后的1981年春,应青岛市政府之邀请,师爷重返崂山太清宫常住修持。青岛崂山太清宫恢复道教活动之后,道众们想推选师爷李宗廉为监院。师爷听说后对大家说:“我不爱管事,让老匡(常修)干吧,我愿意打坐。”于是,崂山太清宫的道众对师爷的高贵品格分外敬重。
    1989年秋,北京白云观举办中华人民共和国成建立后第一次传戒活动(己已坛),师爷到坛获戒于王理仙方丈大律师座下,道号秉洁子。师爷曾当选为中国道教协会第七届理事,历任青岛市崂山区第十、十一、十二和十三届人大常委。
    师爷是从旧社会过来的老修行,生活上一直简朴,多年来一直不添置新衣服,每当听到那里发生天灾或者看到贫穷患病者需要帮助的人,师爷都要去捐款。每当有道友或弟子徒孙要起单离开崂山时,师爷必定要赠送路费。
    师爷李宗廉道长是当代全真道士中真正的修行者,终年素食且每日修行“不倒丹”终年夜不偃卧坐以待旦,这样一练就是几十年的时间。他老人家年逾九旬而精神矍铄、且声如洪钟,鹤发童颜。
    2008年6月5日(天运戊子年五月初二日)子时,师爷忽然起身换衣服,平静地对弟子说:“我要走了。”就这样跌坐羽化升仙了……。

赞曰:
     师生齐地,少慕神仙。习儒之暇,犹奉道言。
     体健神旺,学优品端。军阀混战,慨叹时艰。
     离乡背井,北越关山。日寇来犯,拒受贼监。
     孤身抗战,力挫敌顽。国格不辱,正信弥坚。
     铁刹访道,古洞参玄。奔波劳苦,未忘真筌。
     承平之日,乃赴家山。海滨炼气,崖畔坐关。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文革归里,开放复还。
     同尘十载,重现宫观。课徒诲士,传法应缘。
     师风简朴,常衣弊衫。师德高尚,常化冥顽。
     师性和蔼,常无烦恼。师心仁厚,常与世宽。
     师情怜悯,常助贫寒。师持若此,足可垂凡。
     师容安详,师神泰然。耄耋不衰,鹤发童颜。
     一朝化去,大罗之天!

(作者单位:沈阳法库三清宫)
通讯地址:沈阳市法库县四家子蒙古族乡公主陵村黎军商店转冯军收
邮政编码:110400
电话:13842004031

Over the past twenty years men have tried variant treatments for ED - the repeated inability to maintain an erection firm enough for sexual intercourse. So it's no wonder that internet drugstores have grown in popularity over the past 10 years. Truly, you have to check with your dispenser to see whether one of these medications is a good choice for you. Viagra is a preparation set to treat different disorders. What do you already know about "viagra vs levitra"? Maybe every adult knows about "viagra versus cialis". Also, think about "difference between cialis and viagra". Some medications may add to sex drive dysfunctions, so its significant to cooperate with your sex therapist so that the prescription can be tailored to your needs. Preparatory to purchasing Viagra or any other generic, discribe your physician about any concern regarding your sexual function. Health care vocational may order other tests to rule out any other problems that may be contributing to the dysfunction. Talk to your pharmacist about the proper deletion of your therapy.

提交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