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铁竹道人与穹窿山上真观

铁竹道人施道渊与穹窿山上真观

(清阳子按:原文见苏州道协网:http://www.szdjxh.org/ArticleList.asp?noid=267,现根据有关资料补充修订)

  明未清初,苏州道教越来越趋于民间化和世俗化,特别是道教斋醮科仪格式更具地方风韵,形成了独具体系的吴地风格,在苏州及其毗邻四周至今仍影响颇深,且范围极广。道教宫观的营建、道教神像的增塑、道教斋醮科仪的整理在这一时期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同时高道施道渊在苏州创立了穹窿山道派,并续添天师正一滴血派谱系后十字,使这两派成为清代苏州道教诸派之正宗,一直延续到近代嗣法者不绝,对苏州道教的传播和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本文拟对施道渊生平行谊作一简单略述,以示他在苏州道教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
  施道渊(1616—1678),字亮生(一作谅生)(见陈教友《长春道教源流》卷七),法名金经,自号铁竹道人。生于今苏州吴县横塘乡新郭里施家村人。生于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农历九月二十七日,幼年出家,为朝真观道士。《乾隆•苏州府志》载:“遇异人张信符,授以丹诀。”《金盖心灯》载其曾从王常月受戒,为全真龙门派第八代,后改宗正一派。然而他坚持独身,戒绝荤酒,常受同观道人哂笑,他却置之不顾。又从龙虎山法官徐演真授五雷符秘法,能驱役百神,时为人除祟魅、疗疾苦,不以取利,为人敬奉。年成,尝筑室尧峰,晨夕修炼内功,历年有成。忽一日慨然叹曰:“吾观士农工商,皆能出其力以为功于人。吾方外独山居野处,饮瀣松,自善其身无纤毫功,非太上旨也。庶几崇饰尊严,何以广大教法?”(见顾诒禄《铁竹道人画像记》)遂出尧峰,住穹窿山三茅真君故宫,鸠材修葺殿堂斋寮,以次鼎新。清初顺治十五年(1658)五十三代正一真人张洪任敬佩其节行,嘉其功德,奏请于朝,赐穹窿山宫额曰上真观,并赐道渊“养元抱一宣教演化法师”号。《金盖心灯》谓亮生本从王常月受戒,为全真龙门派第八代,后改宗正一,尚启穹窿山支派。由是声名显赫,四方征请,凡建道教名胜一百七十余所,塑造神像八千七百二十多尊。(吴)郡中玄妙观殿宇倾纪,太傅金之俊延请主持观事,尝曾修复三清、雷尊诸殿堂;重建弥罗宝阁,规模宏整,所费钜万,一钱不私,盖可想见其品节高行。晚年,尝云游闽越,度仙霞岭,逾五岭,探真访道,所过之处尤多救济。康熙十五年(1676),奉裕亲王召,主醮京师。公卿折节,而不耐应酬,醮毕乞归,王度不可留,洒翰赠行还山(见《元妙观志》卷四《道流传》)。康熙十七年(1678)初秋,苏城连续高温干旱,城中官绅百姓恳请施亮生祈雨,于是在玄妙观三清殿前设坛。七月二十日施亮生登坛主醮,九昼夜醮毕求得甘霖沛降。施亮生自觉心力交瘁,回方丈殿沐浴趺坐,书偈曰:“迟钝又迟钝,倏登未际界。唯我识其宗,哂伊守否泰。”掷笔而逝,是日乃农历7月28日,享年62岁。裕亲王曾逾《题施铁竹像》赞云:“翛然尔容,浩然示中,形有类乎野鹤,而道乃合乎犹龙,独秉正教,阐发宗风。其望峨峨,可见穹窿,养晦藏真,不作山中之宰相;泽民护国,实为济代之仙宗。”(《元妙观志》卷九)
   施道渊童贞出家,从道人张信符、徐演真受内丹诀和五雷符秘法,此二法实乃道教神霄派之功法。他重视斋醮符箓,主张蘸事炼养,指出”炼度乃炼自己元神”,就是受元明以来神霄派的影响。顾诒禄《铁竹道人画像记》述道渊之行谊曰:“祖元虚者,服气饵丹;习符咒者,祷祠醮祭。其徒愈杂,其本愈漓,无复《五千言》道德之余意,而天下群目为异端矣。苟能澡雪精神,蠲去邪祟,积实行,树实功,原非吾儒所弃也。”又谓“自古三教并列,而吾儒纷纷辟佛辟道者,由释道之自失其本也。彼设教之初,岂不以实行实功为尚哉。如师者,抱无默之守,存利济之心,未尝无符术泽物而不以为名,未尝绝尘埃遗世而卒全其素,行高功远,萌被无穷,谓非契太上道德之旨,而为吾儒所重者欤:”(《元妙观志》卷十)可见,施道渊之所行仍主要是斋醮与方术。施亮生的道术与法力亦臻上乘,志书中记录了他众多的求雨求旸、降魔擒妖、驱邪治病的事例。尤其神奇的是,他到昆山、太仓、武进、嘉兴各处设坛建醮时,往往有白鹤绕坛飞翔,醮毕即去。目击此景的文人墨客为之赋写了大量诗篇,施亮生善于召鹤作法的名声也四方远播。
  按神霄派道士,大多都是以行雷法名于世。施道渊从龙虎山法官徐演真学“五雷秘符”,其行谊也是得神霄雷法灵验而相得益彰。据《元妙观志》记载,明清以来,苏州道教有名望的道士大都传习神霄雷法。明赵同鲁《元妙观重修五雷坛记》谓:“苏城之震方有观曰元妙,郡将祝厘之官也;观之兑隅有坛曰五雷,岁时舞雩之所也。”
  其记雷神殿祠肇端于明代,以“雷所张善渊居之,张盖月鼎莫尊师嗣孙,世受五雷斩劫法,早疗疾疫,崇祷辄效。时郡守陈现神其术,即坛建殿宇以奉雷神”(《元妙观志》卷九)。自是雷祖殿历经鼎新,嗣法不绝。道渊亦以行神霄雷法名闻宇内,尝曾修葺雷祖殿(金之俊《苏州府元妙观重建雷祖殿记》)。
  施道渊功行所记颇多神异之迹。郑敷教《记施真人舍牛事》、王卞《收伏灵鬼记》、李标《周将军求度记》等,基本上都是记述了施道渊设斋建醮、超度亡灵之事。如《记施真人舍牛事》记载:康熙甲戌年(1694)九月,施道渊于元妙观设黄箓度亡大蘸,之前有里人郑大勋梦一大牛跪而乞命,“自言夙世姓殷,业堕牛中,诘旦当死刀下。今有真人崇坛广度,惟君能活我。质明果有牵牛入肆者。”同社等人亦有同梦,谓牛自称是昆陵译前殷国祯,因以刀笔害人众多,三世业堕为牛。闻真人施道渊修斋建醮,赖道法解此厄将能得到超度。于是,随鬻牛放之穹窿山得以终其年。郑敷教称道渊“为此醮也,将以祝厘,将以祈谷,将以已病而辟邪也,而人有恭敬之心可以事天;有水木之恩可以教孝,乍怵惕而生有爱物之仁足以劝也;通宿命而信因果足以征也,于斯为美备矣。”“其亦以东南民力排天闽而吁之,俾得与无罪就死者共乞旦夕之命,岂非上帝好生之心所乐听哉!”《周将军求度记》大略记述了一少年为疠鬼所摄。体冰息绝,惟心坎微温。其父奔叩于施真人,以为冤祟所摄,“因急檄王天君治之,而自为急诵追魂咒”。李标述道渊神异之功行谓“数百年冤债新偿一异也,人死可复生二异也,杀人之鬼得明师而跻神灵之班三异也,劝世间血性丈夫广流阴功,莫作阴恶幸甚”。《收伏灵鬼记》主要记述了施道渊修斋建醮,拯度奏封灵龟为“显灵振元保护将军”于苏州城元妙观元帝圣前,永远随护之职。从上列三事,亦可看出施道渊之所行亦为斋醮与方术。
   据1928年北京白云观梁至祥抄《宗派源流》当时全国道流有八十六个字派之多,就其全面而言,似乎尚不完全。据清顾沉《元妙观志》卷十二引《梓里尊闻》载:苏州“羽流世系北宗三山滴血派,曰武当、曰鹤鸣、曰龙虎,元妙观字辈三山同。凡天师门下受职者,取‘守道明仁德,全真复太和,至诚宣玉典,中正演金科冲汉通玄蕴,高宏鼎大罗,武当兴愈振,福海起洪波,(此处原文注,又增十字)穹窿扬妙法,寰宇证仙都’。共计五十字为行次。惟方丈系施铁竹开山,遵穹窿山法派,另编字辈为‘道守得元真,神全体自灵,三山垂救度,四海尽飞升’。二十字为辈次云。”将《宗派源流》中所记天师正乙派与此字辈相较对比,我们可以看出,前四十字除字句有不同外,尚增后十字,俗称该派曰滴血派,据传是施道渊所为。另外道渊所开穹窿山法派,乃清代以来为元妙观方丈和上真宫传承字辈,不见于《宗派源流》,而其嗣法至今不绝。
    从资料反映施道渊以己名为道字辈,且无师弟兄,道字辈仅其一人。他虽属正一,又是全真龙门派第七代王常月之徒,故独身茹素,并无后人。
   施道渊是明未清初苏州道教界最为著名的道士。当时与地方名流交往颇多,如宋实颖、凌一飞、郑敷教、张适、张穆、徐裕等都有过交往。名士张定求尚版依他为俗家弟子,并受其熏陶,编辑《道藏辑要》行世。
   据传施道渊著作有《玉留堂语录》、《正一偶商》,后书涉及内炼功法。他还校勘《太极灵宝仙翁祭炼玄科》。又据苏州玄妙观老道长传述,元妙观道士在清初的蓄发规制,都是效法女真风俗,不同之处就是在前额留一指头宽、剪四寸长的半圈头发,俗称:“施铁头”。谓此乃纪念施道渊功绩而制。在清朝严令剃发制度下,苏州道士尚能够留下与众不同的一缕头发,可以想见施道渊在当时社会上的地位和影响。

提交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