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丘祖秘传大丹直指》抄本校注

《丘祖秘传大丹直指》抄本校注


前言


此篇丹经,原是手抄秘本,传自山东青岛某道长。陈撄宁先生于民国年间曾经两度校正,并且 审定“篇 中所有工法口诀,乃北派真传。” 惟多年口传抄写之误,文理欠通,错乱甚多,陈撄宁先生审改之后亦未谓满意。胡海牙先生嘱余整理此篇,公布于世。余观此文 ,与通行本丘祖《大丹直指》全不相同,但篇中字句,皆直言丹诀,不加文饰,殊非刻意造 作者所能为。内丹口诀,素来秘而不宣,得此抄本,可谓珍逾拱璧。余经反复阅读,细致推敲,参照丹修实证,在陈撄宁先生原校的基础上,复作校改,略加注释。俾其衔接有序,法诀无差,庶几乎可以流传无误矣。
公元一九九二年春季
清阳子识于中国道协

陈撄宁卷前批语


此篇原是青岛某道友手抄秘本,往年带到上海,请我审定。余观篇中所有工法口诀,乃
北派真传。惜其字名错误、文理欠通之处颇多,遂加一番修改,然后寄还某君。不久,彼等
将余修改之稿付诸油印,印成,再送一本给我,即此册是也。惟当日匆匆修改,未能尽善,
阅读之下,仍不免荆棘刺眼。今又作第二修改,稍为可观,但不敢谓满意耳。

民国三十七年冬季
撄宁子 识
(诚阳按:考据一九四一年一月《仙道月报》第二十五期第三版载《重修委羽山大有宫宗谱序》,末署为“皖江撄宁子陈圆顿拜序”,则陈撄宁先生龙门派之道名乃为“陈圆顿”,道号实为“撄宁子”。由于1978年台湾出版《中华仙学》误署为“圆顿子”,遂致众多错认,特此正本清源,免致继续以讹传讹。)

正文


一、论三宝三要

修炼有三宝三要。
三宝者精、炁、神也。精,先天一点元阳也;炁,人身未生之初祖炁 也;神即性也,天所赋也。此三品上药,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化道,三 宝之旨也。
三要者,一曰鼎炉,异名虽多,而玄关一窍,实鼎炉也①;二曰药物,异名亦多,而先
天一炁,实药物也;三曰火候,名亦甚多,而元神妙用,实火候也。
注:
①玄关一窍在内肾与尾闾之间,即鼎炉之所在,其窍开时,方显鼎炉妙用,真一之炁
(药物)产生于此,采药炼丹兴功于此。

   二、论三关三田

夫背后尾闾、夹脊、玉枕,谓之三关,属督脉,为 阳;前面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
谓之三田,属任脉,为阴。此阴阳升降之 路,自背后督脉上来,即属子,自前面任脉下去,即属午,子午抽添,所谓周天火候是也。
先说三关:尾闾关在背后夹脊下,脊骨尽头处,其关通内肾之窍。直上至背后对内肾处,谓之夹脊双关。又上至脑后,谓之玉枕关。三关通起一条髓路,号曰漕溪,又曰黄河,乃阳炁上升之路。
再论三田:泥丸谓之上丹田,其穴在两眉正中入内三寸之地②,方圆一寸二分,虚间一
穴,乃藏神之所。心下三寸六分,名曰土釜,黄庭宫也,乃中丹田,方圆一寸二分,亦虚间
一穴,乃藏炁之所、炼丹之鼎。直下与脐门相对过处,约有三寸六分,故曰:“天上 三十六
,地下三十六。”自天至地八万四千里,自心至肾八寸四分,天心三寸六分,地肾三寸六分
,中丹田一寸二分,非八寸四分而何③。脐之后,肾之前,名曰偃月炉,又曰炁海。脐内一寸三分,名曰华池,又曰下丹田④,方圆一寸二分,亦是虚间之穴,乃藏精之所、采药之处。此处有两窍,向上一窍通内肾,直下一窍通尾闾,中间乃无中生有之窍,强名曰玄关,真 一之炁产生之时,玄关自开。
注:
②(此处指明上丹田在两眉正中入内三寸,即脑中也。不在头顶,亦不在眉心,有谓囟
会穴为上丹田者非矣,又谓两眉正中(或两眼正中)为上丹田者亦非矣。
③八万四千之说,不合于今之天文学。寸数分数,亦不可拘执。因人有肥瘦长短之不同
,未可一概而论。(此条系陈撄宁批注)
④下丹田,又直称丹田。此处指明脐肾之间为炁海,脐内一寸三分,方为丹田之所
在。不是肚脐,亦不是脐下,有云下丹田在肚脐表面者误矣,又云下丹田在脐下一寸三分者
亦误矣。

   三、论奇经八脉

八脉者,冲脉在风府穴下,督脉在脐后,任脉在脐前,带脉在腰间,阴跷脉在尾闾前阴
囊下,阳跷脉在尾闾后二节,阴维脉在顶前一寸三分,阳维脉在顶后一寸三分。凡人有此八
脉,俱属阴神,闭而不开,惟神仙以阳炁冲开,故能得道⑤。八脉者,先天大道之 根,一炁之祖。
采之惟在阴跷为先,此脉才动,诸脉皆通。次督、任、冲三脉,总为经脉造化之源。而
阴跷一脉,上通泥丸,下透涌泉。倘能知此,使真炁聚散,皆从此关窍,则天门常开,地户
永闭,尻脉周流于一身,贯通上下,和炁自然上朝,阳长阴消,所谓:“天根月窟常 来往,三十六宫都是春。”得之者身体轻健,容衰返壮,昏昏默默,如醉如痴,此其验也。
注:
⑤常人阳炁不足,阴气有余,致八脉闭而不开,止行十二经络。惟修士以非常之手 段,
积精累炁,点化阴质,冲开八脉,则全身炁通无阻,体返纯阳。各种修炼关窍 ,总之不离八脉,故可由此得道。

   四、论坎离水火

当人未生之时,一点初凝,总是混沌性命。三月而玄牝立,脐如瓜蒂,儿在胎中,随母
呼吸。既生而剪去脐带,天翻地复,则一点真阳,凝聚于脐中。乾变为离,坤变为坎,故神
出炁移,遂不复守胎中息。息不守则心火属离,如汞欲飞,又加思虑念想,益不与肾 水相接
。肾自肾,心自心,水火各居,是任其升沉,坎离不得颠倒矣。不但不能生丹,而且生疾病
耳,焉有生理。
又论胎息,呼不得神宰,一息不全,吸不得神宰,亦一息不全。使息息归根,以接先天
元炁,神入炁中,炁包神外,如胎儿在母腹中呼吸一般,即为胎息。盖 呼吸者⑥炁也,神者心也,以神驭炁,以炁留形,以神驭炁而 成道,即以火炼药而成丹也。
注:
⑥此处呼吸指内呼吸,即内炁之呼吸,非口鼻呼吸。

   五、论呼吸

诀曰:
炁是添年药,心为使炁神。
能知神炁主,便是得仙人。
盖呼吸所从起者也,呼为父母元炁⑦,吸为天地正炁⑧。令炁合 形,神合炁,则命在我 矣。凡人不知收藏呼吸之地,强闭出入,与死静者无异⑨。又或任其出入,则元炁 随呼气而出,反为天地所夺10。
是以有抽添之说,使炁之呼吸至于根蒂。吸自外而内,呼之亦入内,吸则来于子宫玉洞
,呼则直上昆仑巅顶,呼吸旋为一炁,成为胎息。虽然,一炁如何至此?盖呼 吸久,但觉有
一息至于内,久之而并不觉炁急,犹子在母腹时,即为胎息也11。但凡人只知 吸之在内,不知呼之亦在内12,知之则可夺天地之正炁矣,而后方谓之“添年 药”13。
注:
⑦指下生前禀受父母之元炁,原藏炁海,呼吸之时,随呼气而失于虚空。
⑧天地正炁,指天地交和之生炁,本在虚空,万物赖以生长。炁存则生,炁竭则死。
⑨指闭息。
10指自然呼吸。
11此景乃调息之时,感觉炁穴之中,忽然一吸,气息倒回元海,登时口鼻呼吸
顿断,好象没气一般,而不觉憋气,此时后天呼吸接先天呼吸,变为内呼吸(胎息)。
若非亲历此景者,则不易体会,丹书或谓之曰“琼钟一叩”。
12吸之在内,呼之亦在内,此即《高上玉皇心印妙经》中“回风混合”之真义。
13撄宁子曾曰:“借身内之元炁,以招摄虚空之精神(注者按:即虚空之生炁) ,则自有生以来,历年损失之精神,皆可还归于我身,何患老乎!”此即“添年药”之义。

   六、论玄窍

又曰:汝欲内呼吸,汝当得其一,则万事毕。一之为物,有两窍,两窍又止一窍14。此一 窍也,无内外,无边际,中有乾坤理五炁,合百神,此根蒂之处,结胎之所,性命始
于此,精炁神俱生于此。
及吾生身受炁之初,父母精炁相交之顷,流注一线之路,其中似有一管相通 ,故曰无孔
笛,没口人吹也。有此管,然后生肾,生诸脏腑,一身经脉,皆从此生,又曰总持门,曰三
关要路。在母腹时,吸至此窍,合天降,呼从此窍,合地升,又名为龟鼻头。惟此一窍,乃
内呼吸之根蒂,先天元炁实游于此,天地正炁实从此入。
人以命门为玄,肾堂为牝,此处立基,谬之千里矣。不知玄牝乃天地之根,在西南坤地
,脐后肾前,而又非脐下一寸三分,亦非两肾间之空窍。此乃真窍,能得而知。上通泥丸,
下透涌泉,中接心肾,内虚而直,不可形求,不可意取。先天真种实藏于此,通天地,通神
圣,得则生矣,失则死矣,“真人之息以踵”者此也。此天仙下手处,舍此而下,酆都九幽
者也15。
注:
14两窍者,一指口鼻,一指炁穴(即丹田),口鼻呼吸变为内呼吸,则两窍归于
丹田一窍。
15酆都九幽,指人体之大小肠。

   七、论塞兑垂帘

塞兑者,口开神炁散16,故塞之也。垂帘者,眼全开神漏,全闭神昏,惟垂 帘微启耳。两 眼之中即天根,即所谓性命关也。其根生于眼,眼属心,心生造化,自属玄之又玄者,仙家谓之玄牝之门。心肾内日月,交接于内,两眼外日月,交接于外,攒簇水火而不散,炁 自调矣。
注:
16人之上腭有两个小窝,谓之天池穴,上通泥丸,漏神漏炁,故须塞兑,以防
神炁外泄。

  八、论回光调息

欲明回光调息,须知观音堂之妙用。观音堂者何?观属眼,音属耳,耳属肾,心肾相接
处,为观音堂,主持一身神炁。
其法自两眼角收心一处,收到两眼中间,以一身心神,尽收此处,所谓“乾坤大地一齐
收来”是也。心定之后,自此用眼下看鼻尖,直下看到脐下。眼常在此处,寂然不动,任鼻
呼吸,调息绵绵,若存若亡。不假功夫,则真息自调,“息不由于鼻外,思维止于身中。”
正谓此耳。又曰:“蟾光终日照西川,即此便是药之根。”蟾光即眼光也,西川即脐下坤地
也。如此回光于脐下,以调真息,是神入炁穴。回光日久,肾中一点真阳,上与心神 相合,则心息相依(内息者炁也),心息相依则水火既济。
回光调息功夫,遇静即行,不拘子午,十二时中皆可为。即行功时,意失便收来,所谓
:“放去收来总是伊。”
是工用久,心内自悟,五贼先去。五贼,乃眼、耳、鼻、口、意17。眼不外视而内照,则 魂在肝而不从眼漏;耳不闻声而返听,则精在肾而不从耳漏;鼻不嗅味而调息,则魄在肺而不从鼻漏;口不开言而塞兑,则意在脾而不从口漏;意不妄想而默守,则神在心而不从意漏。如此精神魂魄意,攒簇在坤位,则独修无漏矣。
注:
17《阴符经》云:“天有五贼,见之者昌。”眼耳鼻口意五贼,逐于外物,“贼”(夺
也)吾之炁,失之虚空(即天)。修炼者有见于此,乃从五贼下手,行逆修返本之功, 自虚空“盗”(反夺也)回吾之元炁,攒簇一处,聚而成丹。

   九、论采药

药者何物?吾身元炁是也。元炁行乎气血之中,而耳能听,目能视,手能持,足能行。
然而人之生,元炁生之也,所以强名其炁曰“命”;而心有神,强名曰“性” 。神炁交,性
命合,故曰“双修”。功夫只在一“双”字,心火上炎,肾水下漏,便不双也,故修性兼修
命也。双修之道无他,不过取肾中之炁,以合心中之神耳。
采炁之诀:脊骨二十一节,自下而上,七节之旁,两肾居之。天一生水,夜子时后 ,一
阳初生,身中元炁,从尾闾穴,自下而上,却行到肾。两肾中间有一窍,正七节之中,阳炁
从此而出,冲动阳关。所以人睡到半夜子时之后,外肾阳举。阳不自举,内肾窍中之炁 发出
而外肾举18也。当其内肾阳炁将到外肾之时19,不妨披衣起坐,垂目闭口,调息绵绵,存想两肾中间,若有炁从此出。此炁即谓之铅,为 水中金也,又名白虎。夜夜用功,坐更余方睡。肾 络连心,下动上应,一月之间,觉两肾中间,炁动而出20。只因起坐,寂然不 动之中,复以色情采之,欲罢不能,欲解不释21,此炁不得顺而下行,乃逆而 上行。丹道只在一“逆”字,顺 于凡母则成胎,逆受灵母则成丹。外肾不举,便是阳炁不行之验22。不采之采 ,是名为采23,而所谓“炼精化炁”者也。
又人吃五谷诸味,浊化为渣,清化为津,津又化为阴精,阴精不炼,便作怪想淫欲。只
用丹田自然之风,吹动其中真火,火在下而水在上,水得火蒸,自然化炁而上腾,蒸
透一身关窍,是为炼阴精而化真炁也24。
注:
18若待元炁发出,外肾举起,无形之炁,化为有形,落入后天,谓之药 老,不可采取。 要知大道无形,有以外肾举起为活子时采取之候者非矣。清黄元吉先生亦云:“可笑世之凡夫,以全未锻炼之神气,突然打坐,忽见外阳勃举,便以为阳生药产。岂知此是后天
之知觉为之,凡火激之而动者,何可入药?”
19阳炁微有动机,待出未出,虽属先天,尚在微弱,谓之药嫩,亦不可采。必 要其不老不嫩,方为采药之真火候。当其阳炁将到外肾之时,起坐用功,其意在此。
20此一阳初动之活子时也,亦曰玄关窍开。
21所谓以色情采之,乃喻神炁相抱之情形,如夫妇之相恋,男不舍女,女不舍男。如此以神驭炁,以炁合神,神炁合一,方为采取。
22药已归炉。
23神炁本为一体,混融不离,不必有为之采,搬弄后天,只须神炁相抱,自得采取之功。王重阳祖师亦云:“其采取之妙,如发千钧之弩,惟用一寸之机,似采非采,不采实采,乃为真采也。”二者口吻相同,可见丘祖与王祖一脉相承。
24阴精与元炁不同,炼之得当,只可固肾保本,不能结丹。

  十、论交媾

既觉肾水上升,便以心炁下降。心炁谓之汞,以其木生火也,又名青龙。心 炁下降,则
水火迎合,心肾二炁,自然交媾,即身中夫妇也。以意为媒,用意勾引。意即中央土 也,又曰戊己土。
所谓交媾,只心肾二炁,循环于心下肾上之间,玄门指为洞房,循环百遍25,交媾数足 ,自然落于黄庭(下丹田)相迎。无夜不交媾,夜夜落黄庭,则夜夜元炁凝聚。常人以 之延寿,玄门以之修炼,皆借此炁为丹头也。
注:
25此为虚数。

十一、论河车

元炁积聚丹田,上无路可通,只得下穿尾闾,由尾闾而夹脊、而玉枕、而泥丸,则
背后炁通也。前降之炁,愈引后升之炁,上而复下,下而复上,玄门所谓“ 河车运转”、“夹脊 双关透顶门,修行径路此为尊”者也,总之是任督二脉通。任起中极之下,上至咽喉,属阴脉之海,督起少腹以下,至上鹊桥,属阳脉之海,二脉通,则百脉皆通。又曰:“皆在心内运天经”,“天经”即二脉也,“昼夜存之可长生”也。
运转之后,复落黄庭,自觉黄庭内有炁存焉,以心常常照顾,所谓“心息相依”26,又谓 “凝神入炁穴”者此也。行住坐卧,照顾不移,神炁自凝,一炁既归中 ,鼻中气自微,所谓“调息要调真息息”者此也。
注:
26此处指内息,内息者炁也。

十二、论采真阳之炁

丹道当夜气之未失,但凝神聚炁,端坐片刻,少焉神炁归根,自然无中生有,渐凝渐聚,生出一团阳炁。闻至人调息养性之诀,无非精炁通身,炼一身 之阴气而已。
若于寂然不动之中,复有动机,即如法采之27,此时更加观照而凝神,以助火工。
即不必三个月时候,或静坐时,或睡醒时,觉腹中有冲和之炁,升撞不定,此真阳之炁 动也28。即用 微意,采此真阳之炁,引到顶上正路中,所谓“倒行逆施,以能升顶”者此也。复至 顶 上引至腹中,又至腹中引至尾闾关。前后数回,片晌功夫,一得永得,其炁常自周流 矣。
注:
27采取之诀见前。
28玄关兆象。

  十三、论合日月真炁

又曰:能夺天地之真炁,可以长生。法可早晨于高处,向日静坐,存想太阳包罗吾 身,连身化为太阳。无思无欲,混混沌沌,天地之炁,渐渐归于吾身。
亦可二六时中只向日,如日在东,眼则向东,日在西,眼则向西。总是吾身与太阳相抱
,轮转不息,方能得之。
合月之炁亦然29。
注:
29 此法较前法偏执,且条件性太大,过于有为,可以不用。

  十四、论接天地之炁

然凝一之久,又复周流循环不已。鼻息之炁接天地之炁,天地之炁从鼻入,接着肾中之
祖炁,与之混合一运。此人之炁而渐与天地合,以为后来炼炁化神张本30,补益吾凿丧之真炁,所谓“竹破以竹补”也。又以此融化凡精,而生真炁,真炁既足,自然化神
,充满一身内外。
注:
30须此天人合一之炁,可以凝聚成丹,点化全身阴质,返还纯阳之体,脱胎神化。

  十五、论得丹

如欲得丹,必须弃世大静,小静三日,中静五天,大静七日。静中自然生动,所谓“大
死再活”,此时全仗道友护持之力。“混沌鸿蒙,牝牡相从。”鸿蒙者,一炁未分时 也;相 从者,阴阳混于中而不相离也。当其未离也,神凝炁聚,混融为一,内不觉一身,外 不觉宇宙,与道为一,万虑俱遣,溟溟滓滓。不可得而名,强名曰“太乙含真炁”,又名曰 “先天一炁”,为金丹之母。
今人不知大道之祖,或指真铅为先天,或指天一生水为先天,或指两肾中间灵明处为先
天,皆非大道之先天也。
又曰:“采鸿蒙未判之炁,夺龙虎始媾之精。”闭入黄房,炼成至宝,寂然不动, 则心与天通,而造化可夺。又曰:“不向肾中求造化,却于心里觅功夫。”
勤而行之,可与钟吕并驾矣。


油印后记


此篇经陈撄宁先生圈点,并批曰:“此篇字句,错误之处太多,凡能看得出的,皆已代
为改正。尚有明明知其是错误,而无法改正,只得仍旧。道理说得甚好,但嫌其名词复杂”
云云。

提交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