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道者论孔子与屈原

文章来源:http://yuncha.blog.sohu.com/117965140.html

  《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问礼于老子之后,"弟子稍益进焉"。从孔子此后的行为可以看出,他确实深受老子影响:朝政昏庸,就隐而不仕,著书授徒;受到起用,就尽展才能,齐家治国;受到轻视,就主动离开,另寻出路;当死亡与威胁临近,能坦然面对而无所畏惧。这些品格都是道家所拥有和所提倡的,而孔子全有之,这点也是后世腐儒们多所不及之处。所以称孔子为"圣人",不仅止于其学说,而是其所行所为已然是圣人之行也。

  孔子后来当上了鲁国大司寇兼行宰相之职,按照常人心理:官位做到如此之高、权势掌握如此之大,多数人至此,是不会轻易地主动放弃官位辞职不干的。而孔子则不然,只是因为不满意鲁君接受了齐国送来的美女与郊祭时不分给大夫们祭品就赌气辞去官职并且离开了鲁国,从此开始了他为期十四年之久的"周游列国"壮举。

  屈原也是中国人家喻户晓的历史名人,传统的"端午节"就是为了纪念他投江而设的节日。今年"端午"已过,让我们把屈原与孔子做一下比较,校出两位儒者之臧否。

  屈原所处的时代,仅比孔子晚一百多年,正是周显王时期,此时周王朝还没有灭亡,天子还在位,诸侯纷争,实属无义之战,屈原的楚国只是大中国——周王朝的一个诸侯国而已。用今天的话说:楚国只是中国的一部分。推其同时,尚有孟子、荀卿、苏秦、张仪、孙膑等数辈,其后亦有李斯、韩非、张良等等诸人,皆游走多国、身事多主,而不自杀,岂独屈原一人知"爱国"乎?

  以孔子与屈原身世而论:孔子是殷商后裔,商亡,周成王封殷微子为宋王,微子死后,其弟微仲子继承王位,微仲子是孔子先祖,孔子的六世祖为孔父嘉,后世遂以孔为姓。

  按屈原《离骚》自称"帝高阳之苗裔"而受封于楚,其与楚王同宗。

  屈原与孔子同为圣人之后,并且都有自己的"祖国"。

  如果以屈原是楚王宗室,不能背叛楚国,并且以此为"爱国"理由的话,那么孔子是宋国王室之后,可是他一生都未曾"爱"过宋国,又该怎样评价呢?

  孔子在周游列国时,途经宋国,宋国大夫司马桓魋非常讨厌他,派人去杀他,吓得孔子换了衣服逃走了。可是屈原则不然,在遭到楚君放逐后,那些曾经嫉妒他才能的上官大夫、令尹子兰等人并未派人去杀他,他却自己投江自杀了!可见屈原的胸怀与孔子相比是多么的狭隘。

  如果说屈原投江自杀的选择是正确的,那么像孔子这样的人真不知应该自杀多少次。

  第一次,在孔子三十五岁时,也就是他适周向老子问礼之后不久,鲁大夫季平子与郈昭伯因为斗鸡得罪了鲁昭公,鲁昭公率部队攻打季平子,季平子与孟氏、叔孙氏三家联合反击昭公,昭公败逃到齐国,后来又被齐国所害,于是鲁国政局发生了动荡。孔子因为鲁乱,就逃到齐国来避难,这期间,他向齐景公阐述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政治纲领。这是孔子第一次因政乱主动离开鲁国,向别国君主讲解治国方略。屈原遇到这样的国情,能逃离出国吗?他即使出国,能向别国国君阐述自己的政治主张吗?

  其次,季桓子做了鲁国国君之后,大夫仲梁怀、阳虎、公山不狃等人明争暗斗,政权旁落,孔子见此情形,就不做官、不参政,退居家乡,以修诗、书、礼、乐以及授徒讲学为务。屈原遇到如此国情,会有如此想法并且也能够主动退隐吗?

  再其次,鲁定公九年,公山不狃叛鲁,占据费邑,他邀请孔子出来辅佐自己,孔子犹豫不决,子路劝孔子不要去,而孔子却说:"当年周文王、武王从丰镐起兵而称王,如今费邑虽小,假如事情也和当年的周文王、武王差不多呢!"但终因子路等人劝阻才没有成行。屈原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恐怕是应邀的念头想都不会想的。

  至于孔子五十六岁之后,众所周知的"周游列国"壮举,屈原更是办不到的。孔子用十四年时间,分别到过卫、陈、蔡、宋、郑、赵、叶、楚等国,如果说"忠臣不事二主",则孔子事主之多当为中国历史之首,然而古往今来无一人指责孔子"不忠"。因为众所周知的理由是:孔子胸怀天下,他忠于统一的大中国——周王朝,而不是忠于周的某一诸侯国。

  屈原呢?他只胸怀楚国、忠于楚国,心中并没有"大中国"这一概念。

  孔子于鲁国,稍不满意便主动离去投往别国。屈原却在受到上官大夫谗言攻击、楚怀王疏远他的情况下,仍执迷不悟,"虽放流,眷顾楚国,系心怀王,不忘欲返,冀幸君之一悟,俗之一改也"(《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这点恰与孔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孔子的这一性格终生不变,他在周游列国时,反复多次地到过卫国:

  离开鲁国,孔子首先到了卫国,因为卫灵公派人监视他行动他就知趣地离开了。

  走了几国之后,走投无路,第二次回到卫国,又因为卫灵公携夫人同车出游,并且让他也乘车相陪,孔子为此生气第二次离开卫国。

  又经历几国,走投无路,第三次再回到卫国,又因为卫灵公不给他职位而第三次离开卫国。

  又经历几国,走投无路,第四次再回到卫国,卫灵公与他谈话时因为仰头看了天上飞过的大雁,这也让孔子很生气,他认为卫灵公眼里根本没有自己,于是第四次离开卫国。

  又经历几国,走投无路,第五次回到卫国,这时卫灵公已死,孔子弟子冉有在鲁国当上了将帅,向鲁国新君季康子推荐自己老师,所以孔子才得已从卫国重新回到了鲁国。

  看一看孔子的经历,屈原倘若有此胸襟,绝不至于投江自杀。不过那样一来,后世也不就会有"端午节"了。反之,孔子倘若有了屈原一样的狭隘心胸,后世也就没有了"孔圣人"的称谓,或许连"儒教"也不存在了。

  屈原在《离骚》最后也曾说"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可惜他的选择却是"既莫足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按王逸注《楚辞章句》说:彭咸是殷商贤臣,谏主不听,投水而死。屈原在自己的"美政"理想不能在楚国得以实现的情况下便选择了效法彭咸投水而死,却没有像孔子那样想到去投奔别国来实现这一理想。

  按说,孔子的事迹屈原应该了解。今人把屈原定为儒家人物,做为儒者,岂有不知孔子之理?更何况孔子当年还亲自到过楚国并住了一段时间呢?楚狂接舆那首千古闻名的嘲笑孔子的《凤歌》屈原也应知道的。那么屈原为什么不效法孔子:在没有被放逐之前就知趣地、主动地退隐?或者到其他诸侯国去施展自己的才干?即使在遭到流放期间,也完全可以到别国去发挥才智。以他的才华,不论到哪一诸侯国,都会得到重用。司马迁在《史记·屈原贾生列传》结语中也提出了相同的观点:"余读《离骚》、《天问》、《招魂》、《哀郢》,悲其志。适长沙,观屈原所自沉渊,未尝不垂涕,想见其为人。及见贾生吊之,又怪屈原以彼其材,游诸侯,何国不容?而自令若是。"

  纵观孔子所为以及胸怀,应是受益于老子,其离鲁周游列国,亦效法老子出关。《庄子·天运》篇载老子称赞孔子说:"可,丘得之矣!"盖谓孔子已经从老子那里学到了道。

  遗憾的是屈原与老子同为楚人,却未得老子之万一,实可悲也!

提交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