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王羲之筆勢論十二章

王羲之筆勢論十二章

    清阳子按:王羲之为道教信徒,辞官归隐后,淡泊名利,随上清派祖师许迈学道。《晋书•许迈传》载:“(迈) 永和二年,移入临安西山……羲之造之,未尝不弥日忘归,相与为世外之交。”《真诰•真胄世谱》称:“先生名迈,字叔玄,小名映清……与王右军父子周旋……。”采药不远千里,羲之陶醉其间,常自叹:“我卒当以乐死”(《晋书•王羲之传》)。自此涤除尘虑,专研书道,领会自然,合于造化,达到了空前绝后的神妙境界,正如《书断》所说:“千变万化,得之神功,自非造化发灵,岂能登峰造极!”

huan

王羲之小楷《黄庭经》,达到了后世无法超越的水平。


告汝子敬:吾觀汝書性過人,仍未聞(佩本作闲)規矩,父不親教,自古有之,今述《筆勢論》一篇,開汝之悟。凡斯字勢,猶有十二章,章有指歸,定其模楷,詳其舛謬,撮其要實,錄此便宜。或變體處多,罕臻其本,轉筆處眾,莫識其源,懸針垂露之蹤,難為體制,揚波騰氣之勢,足可迷人,故辨其所由,堪愈膏肓之疾,今書《樂毅論》一本,《筆勢論》一篇,貽爾藏之,勿播於外,緘之秘之,不可示知諸友,窮研篆籀,功省而易成,纂集精專,形彰而勢顯,存意學者,兩月可見其功,天性靈者,百日亦知其本,此之筆論,可謂家寶家珍,學而秘之,世有名譽。筆削久矣,罕有奇者,始克有成,研精覃思,考諸規矩,存其要略,以為斯論。初成之時,同學張伯英欲求見之,吾詐雲失矣,蓋自秘之甚,不苟傳也。
《創臨章第一》
夫紙者,陣也。筆者,刀矟也。墨者,兵甲也。水硯者,城池也。本領者,將軍也。心意者,副將也。結構者,謀策也。揚筆者,吉凶也。出入者,號令也。屈折者,殺戮也。點畫者,磊落也。戈旆者,斬斫也。放縱者,快利也。著筆者,調和也。頭(佩作“顿”)角者,蹙捺也。始書之時,不可盡其形勢,一遍正腳手,二遍少得形勢,三遍微微似本,四遍加其遒潤,五遍兼加抽拔,如其生澀,不可便休,兩行三行,創臨惟取(佩作须)滑健,不得計其遍數也。
《啟心章第二》
夫欲學書之法,先幹研墨,凝神靜慮,預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動,則筋脈相連,意在筆前,然後作字。若平直相似,狀如運算元,上下方整,前後齊平,此不是書,但得其點畫耳。昔宋翼常(佩作尝)作是書,繇乃叱之,遂三年不敢見繇,即潛心改跡,每作一波常三過折,每作一點,常隱鋒而為之,每作一橫畫如列陣之排雲,每作一戈如百鈞之弩發,每作一點如危峰之墜石,○○○○屈折如鋼鉤,每作一牽如萬歲之枯藤,每作一放縱如足行之趨驟,狀如驚蛇之透水,激楚浪以成文。似虬龍之蜿蜒,謂其妙也;若鸞鳳之徘徊,言其勇也。擺撥似驚雷掣電,此乃飛空妙密,頃刻浮沉,統攝鏗鏘,啟發厥意。能使昏迷之輩,漸覺勝(佩作称)心;博識之流,顯然開朗。
《視形章第三》
視形象體,變貌猶同,逐勢瞻顏,高低有趣,分均點畫,遠近相須,播布研精,調和筆墨。鋒纖往來,疏密相附,鐵點銀鉤,方圓周整,起筆下筆,忖度尋思,引說蹤由,永傳今古。智者榮身益世,方懷浸潤之深;愚者不俟佳談,如暗塵之視錦。生而知之(佩作者)發憤,學而悟者忘餐。此乃妙中增妙,新中更新。金書錦字,本領為先,盡說安危,務以平穩為本。分間布白,上下齊平,均其體制,大小尤難。大字促之貴小,小字寬之貴大,自然寬狹得所,不失其宜。橫則正,如孤舟之橫江渚;豎則直,若春筍之抽寒谷。
《說點章第四》
夫著點皆磊磊似大石之當衢,或如蹲鴟,或如科鬥,或如瓜瓣,或如栗子,存若鶚口,尖如鼠屎,如斯之類,各稟其儀,但獲少多,學者開悟。
《處戈章第五》
夫斫戈之法,落竿峨峨,如長松之倚溪穀,似欲倒也,複似百鈞之弩初張。處其戈意,妙理難窮。放似弓張箭發,收似虎鬥龍躍,直如臨穀之勁松,曲類懸鉤之釣水。棱層(佩左部首均作山)切于雲漢,倒栽隕於山崖。天門騰而地戶躍,四海謐而五嶽封;玉燭明而日月蔽(原作敞,据佩本校),繡彩亂而錦紋翻。
《健壯章第六》
夫以屈腳之法,彎彎如角弓之張,「烏」「焉」「為」「鳥」之類是也。
立人之法如烏之在柱首,「彳」「亻」之類是也。
踠腳之法如壯士之屈臂,「鳳」「飛」「凡」「氣」之例是也。
急引急牽,如雲中之掣電,「日」「月」「目」「因」之例是也。
踠腳 兆-刂 斡,上捺下撚,終始轉折,悉令和韻,勿使蜂腰鶴膝。放縱宜存氣力,視筆取勢。行中廓落,如勇士伸鉤,方剛對敵,麒麟鬥角,虎湊龍牙,筋節 上奴-下手(佩作拿)拳,勇身精健,放法如此,書進有功也。
牽引深妙,皎在目前,發動精神,提撕志意,挑(佩作兆-刂)剔精思,秘不可傳。
夫作右邊折角,疾牽下微開,左畔斡轉,令取登對勿使腰中傷慢。視筆取勢,直截向下,趣義常存,無不醒悟。
《教悟章第七》
凡字處其中畫之法,皆不得倒其左右,右相複宜粗于左畔,橫貴乎纖,豎貴乎粗。分間布白,遠近宜均,上下得所,自然平穩。當須遞相掩蓋,不可孤露形影,及出其牙鋒,輾轉翻筆之處,即宜察而用之。
《觀彩章第八》
夫臨文用筆之法,複有數勢,並悉不同。或有
藏鋒者大:
藏鋒在於腹內而起。
側筆者乏:
亦不宜抽細而且緊。
押筆者入:
從腹起而押之,又雲利道而牽,押即合也。
結筆者撮:
漸次相就,必始然矣。參乎妙理,察其徑趣。
憩筆者俟失:
憩筆之勢,視其長短,俟失,右腳須欠也。
息筆者逼逐:
息止之勢向上,久久而緊抽也。
蹙筆者將:
蹙,即捺角也;將,謂劣(勢?)盡也。緩下筆,要得所,不宜長不宜短(佩作“不宜长宜短也”)。
戰筆者合:
戰,陣也;合,葉也。緩不宜長及短也。
厥筆者成機:
促抽上勿使傷長。厥,謂其美者,視形勢成機,是臨事而成最妙處。
帶筆者盡:
細抽勿賒也。帶是回轉走入之類,裝束身體,字含鮮潔,起下筆之勢,法有輕重也。盡為其著(一作着),而複反筆抽之。
翻筆者先然:
翻轉筆勢,急而疾也。亦不宜長腰短項。
疊筆者時劣:
緩不宜長。
起筆者不下:
於腹內舉,勿使露筆,起止取勢,令不失節。
打筆者廣度:
打廣而就狹,廣謂快健,又不宜遲及修補也。
《開要章第九》
夫作字之勢,飾甚是為難,鋒銛來去之則,反復還往之法,在乎精熟尋察,然後下筆。作丿字不宜遲,ㄟ不宜緩,而腳不宜賒,腹不宜促,又不宜斜角,不宜峻,不用作其棱角。二字合體,並不宜闊,重不宜長,單不宜小,複不宜大,密勝乎疏,短勝乎長。
《節制章第十》
夫學書作字之體,須遵正法。字之形勢,不得上寬下窄,如此則是頭輕尾重,不相勝任。不宜傷密,密則似屙瘵纏身,不舒展也。複不宜傷疏,疏則似溺水之禽,諸處傷慢。不宜傷長,長則似死蛇掛樹,腰肢無力。不宜傷短,短則似踏死蝦蟆,形醜而闊也(佩作“言其阔也”)。此乃大忌,可不慎歟?
《察論章第十一》
臨書安帖之方,至妙無窮。或有回鸞返鵲之飾,變體則於行中;或有生成臨谷之戈,放龍箋於紙上。徹筆則鋒煙雲起,如萬劍之相成;落紙則椑楯施張,蹙踏江波之錦。若不端嚴手指,無以表記心靈。吾務斯道,廢寢忘餐,懸曆歲年,乃今稍稱矣。
《譬成章第十二》
凡學書之道有多種焉,初業書要類乎本,緩筆定其形勢,忙則失其規矩,若擬目前要急之用,厥理難成,但取形質快健,手腕輕便,方圆大小各不相犯。莫以字小易,而忙行筆勢;莫以字大難,而慢展毫頭。如是則筋骨不等,生死相混。倘一點失所,若美人之病一目;一畫失節,如壯士之折一肱。予《樂毅論》一本,書為家寶,學此得成,自外鹹就,勿以難學而自惰焉。

清陽子
據中国道协《圖書集成》本校訂
2007年12月29日於北京白雲觀

提交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