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陈抟老祖《心相篇》

心相篇
宋•陈抟


心者,貌之根,审心而善恶自见。行者,心之表,观行而祸福可知。

出纳不公平,难得儿孙长(或作“加”)育;言语多反复,应知心腹无依。

消沮闭藏,必是奸贪之辈;披肝露胆,决为英杰之人。

心和气平,可卜孙荣兼子贵;才偏性执,不遭大祸必奇穷。

转眼无情,贫寒夭促;时谈念旧,富贵期颐。

重富欺贫,焉可托妻寄子?敬老慈幼,必能裕后光前。

轻口出违言,寿元短折;忘恩思小怨,科第难成。

小富小贵易盈,前程有限;大富大贵不动,获福无疆。

欺蔽阴私,纵有荣华享不久;公平正直,虽无子息死为神。

开口说轻生,临大节决然规避;逢人称知己,即深交究竟平常。

处大事不辞劳怨,堪为栋梁之材;遇小故辄避嫌疑,岂是心腹之寄?

与物难堪,不测亡身还害子;待人有地,无端福禄更延年。

迷花恋酒,阃中妻妾参商;利己损人,膝下儿孙悖逆。

贱买田园,决生败子;尊崇师父,定产贤郎。

愚鲁人说话尖酸刻薄,既贫穷必损寿元;聪明子语言木讷优容,享安康且膺封诰。

患难中能守者,若读书可作朝廷柱石之臣;安乐中若忘者,纵低才岂非金榜青云之客。

鄙吝勤劳,亦有大富小康之别,宜观其量;奢侈靡丽,岂无奇人浪子之分?必视其才。

弗以见小为守成,惹祸破家难免;莫认惜福为悭吝,轻财仗义尽多。

处事迟而不急,大器晚成;见机扩而能藏,高才早发。

有能吝教,已无成子亦无成;见过隐规,身可托家亦可托。

知足与自满不同,一则谦而获福,一则矜而受灾;大智与庸才各别,一则实而有成,一则诞而多败。

忮求念胜,图名利,到底逊人;恻隐心多,遇艰难,中途获救。

不分善恶,料难至乎遐年;较量锱铢,岂足期乎大受。

过刚者图谋易就,灾伤岂保全元;太柔者作事难成,平福亦能安受。

乐处生愁,一生辛苦;怒时反笑,至老奸邪!

好矜己善,弗再望乎功名;乐谪人非,最足伤乎性命。

责人重而责己轻,弗与同谋共事;功归人而过归己,尽堪救患扶灾。

处家孝悌无亏,簪缨奕世;与世吉凶共患,血食千年。

曲意周全知厚生;任情激搏必凶亡!

易变脸,薄福之人奚较;耐久朋,能容之士可宗。

好与人争,滋培浅而前程有限;必求自反,蓄积厚而屈事能伸。

少年飞扬浮动,颜子之限难过;壮岁冒昧昏迷,不惑之期怎免?

喜怒不择轻重,一事无成;笑骂不审是非,知交断绝。

济急拯危,亦有时乎贫乏,天将福矣;解纷排难,恐亦涉乎囹圄,神必佑之。

冻饿休怨根基,抛衣撒饭;瘟亡不由运数,获罪于天。

甘受人欺,有子自然大发;常思退步,一身终得安闲。

得失不惊其神,非贵亦须大富,寿可知矣;喜怒不形于色,成名还立大功,奸亦有之。

无事失措仓皇,卑躬狭隘;有难怡然不动,安若泰山。

处物存心,终身允吉;大出小入,数世其昌。

人事可凭,天道不爽。

如何餐刀饮剑?君子刚愎自用,小人行险侥幸;如何投河自缢?男人才短蹈危,女子气盛见逼。

如何短折亡身?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种种皆薄;如何凶灾恶死?多阴毒积阴私有阴行,事事皆阴。

如何暴疾而没?纵欲奢情;如何毒疮而终?肥甘凝腻。

如何老后无嗣?性情孤僻;如何盛年丧子?心地欺瞒。

如何多灾多盗?刻剥民财;如何时犯官府?调停失当。

何知端揆首辅?常怀济物之心;何知拜相封侯?独挟盖世之气。

何知玉堂金马?动容清丽;何知建牙拥节?气概凌霄。

何知丞薄下吏?量平胆薄;何知明经教职?志近行拘。

何知苗而不秀?非惟愚蠢更荒唐;何知秀而不实?盖谓自贤兼短行。

若论妇人,先须静默;从来淑女,不贵才能。

有威严,当膺一品之封;少修饰,能掌万金之重。

多言好胜,若然有嗣必伤身;尽孝兼慈,不特助夫还旺子。

贫苦中毫无怨言,两国褒封;富贵时常惜衣粮,满堂荣庆。

奴婢成群,定是宽宏待下;资财盈箧,决然勤俭持家。

悍妇多因性妒,老后无归;奚婆定是情乖,少年浪走。

为甚欺夫,显然淫行;缘何无子,暗里伤人。

合观前论,历试无差。勉教后来,犹期善变。

信乎骨格步位,相辅而行;允矣血气精神,由之而显。

知其善而守之,锦上添花;知其恶而弗为,祸转为福。

清阳子
辛卯孟秋
校订于穹窿山上真观

提交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